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千金小姐AV演出

    第一章

    「小姐,您慢著點。」汪財一手提著一個拉桿包,對前面蹦跳的少女氣喘籲籲地喊道。

    「財叔,我這可是第一次來日本呢,這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少女回眸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另天地都為之一黯。

    「小姐,日本好玩有趣的地方多的去了,細說幾天也道不盡。要不咱先去一趟地區公司,邊休息邊做個安排?」財叔年僅四十,原本正值壯年的年紀,卻因酒色,掏空了身子,這會早已經疲憊不堪,只想著盡早找個地休息,哪還有玩的心思。

    「嘿嘿,你當本小姐是小孩啊!我溫柔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你要不給我找個好玩的地,我就告訴我爹地,就說你玩忽職守,沒做好你的本職工作!」溫柔奸詐一笑,神情說不出的得意。

    「小姐,您這可使不得啊……」汪財急得手足無措,臉上滲出幾滴冷汗。開玩笑,這大小姐可是董事長最寶貝的千金,她要是隨便在董事長耳邊念叨幾句自己的不是,那自己還有好果子吃啊?於是連忙道:「小姐,我倒是想起一個好玩的地方了,只是…………」

    「只是什麼?」溫柔眼眸一亮,追問道。

    「只是,那地方不適合小姐的身份……」財叔也知道這位大小姐從小就古靈精怪的,一般東西還真沒什麼興趣,剛情急之下想到那個地方,不過話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

    「什麼身份不身份的,別跟本小姐扯這些有的沒的。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儘管說,如果我覺的滿意,自然不會少了你好處,如果讓我知道你是應付我,哼,你自己看著辦!」溫柔從小就嬌縱蠻橫,雖然不至於大奸大惡,但小偷小摸的事卻是做了不少。此時杏眼一瞪,頗讓汪財受不住。

    「好吧,我說就是了……」汪財嚥了口唾沫,而後正了正略顯猥瑣的面容,振聲說道:「其實那地方也是當年董事長一手盤下的,董事長的目光犀利,思路深遠非我輩所能及,在當時就預料到它未來的前景,大力發展…………」

    「行了,我爹地不在這,別這麼賣力拍馬屁了,說重點的。」溫柔美目一瞪,不滿地嬌哼道。

    「額……那公司在董事長旗下的產業裡算是一個小公司,主要涉及成人電影地拍攝還有藝術寫真出版……」汪財越說越小聲,一邊還小心翼翼地用綠豆小眼觀察著溫柔的神情。

    「噢!我知道了,是不是拍AV片的公司啊?」溫柔十分驚喜,興奮地晃動著胸前那對初具規模的乳房,漂亮的大眼睛裡映射出強烈的獵奇光彩。

    「嗯,也可以這樣稱呼啦……」汪財用胳膊擦了擦額角的冷汗,籲了一口氣。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去吧。」溫柔小手一揮,當機立斷。

    汪財不敢忤逆,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不多時,一輛閃著耀眼光芒的黑色奔馳就停到了溫柔身邊,汪財忙不迭打開車門。溫柔嘻嘻一笑,扭了下大屁股,施施然就坐了進去。汪財將兩個拉桿包放進後備箱,也跟著坐了進去。奔馳車帶起一陣塵煙,絕塵而去。

    東京商業中心繁華昌盛,各式大樓爭相聳立,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吱」

    伴隨著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黑色奔馳穩穩地停在一棟高聳大廈的街道旁。溫柔急不可耐地從車裡出來,汪財也不落後,吩咐司機將車後的拉桿包好生放置後,屁顛地跟在溫柔的屁股後面。

    「小姐……」

    「停,到了裡面,你就別叫我小姐了。」溫柔一臉奸猾,看上去十分可愛。

    「那……那我叫您什麼?」汪財一臉困惑。

    「你就叫我名字就行了……恩……還有我的身份嘛………」溫柔擰著小臉,苦思冥想。

    「就說我是你挖掘到的新人吧!」溫柔對著汪財眨了眨眼睛,調皮一笑。

    「這,這可使不得啊!小姐您的身份尊貴,怎麼能……」汪財臉色惶恐,急忙勸解。

    「哼,別說什麼身份不身份了,我決定了,就這樣了!」溫柔臉色一沉,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哎……」汪財無奈,只得應下。

    「滴」電梯停了下來,顯示燈上顯示三十七層。

    門一開,溫柔就迫不及待地衝了出去。不過剛走兩步,就被門兩邊的警衛員給攔了下來。

    「對不起,小姐,我們這不對外人開放,請您馬上離開。」說話的是一位年約三十的警衛,他雙眼隱晦地將溫柔掃瞄了一遍,在看到溫柔規模不小的挺翹乳房時,眼角邊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淫穢。

    「石頭,這女孩是我帶來的。」警衛說的是日語,溫柔一句也聽不懂。好在這時身後的汪財走了上來,他裝作一副莊嚴的模樣,居高臨下地望了那警衛員一眼。

    「啊,原來是財哥帶來的人啊!嘖嘖,要不怎麼說財哥眼光獨到。瞧這小妞靚的,看看小胸脯,噢,還有這小屁股……」警衛員一看是汪財,也不拘謹。一聽眼前這女孩是他帶來的,頓時一掃先前的虛偽,一邊嘴巴嘖嘖有聲,一遍右手迅疾地摸向他早就讒涎已久的小翹臀。

    「啊!」溫柔也沒想到他這麼大膽,還沒反應過來,嬌嫩的小屁股就被一隻大手抓住,臀瓣被他用力地搓揉了好幾下。

    「流氓。」溫柔小臉微紅,呸了一口,不過心裡竟隱隱有幾分興奮。

    「哈哈,哥幾個看看,這小婊子還裝純呢。」那警衛員指著嬌羞的溫柔轟然笑道,一邊幾個警衛員被他一說,也起哄道。

    「行了,你們幹好你們本分的活,我帶她進去熟悉熟悉。」汪財被那警衛突然其來的動作搞得心頭一跳,心中惶恐之下,隱晦地像溫柔傳達了是否要他表明身份,不過都被溫柔否決了。於是,無奈之下,也只能遁走。

    「財哥,啥時候把這小妞借給哥幾個玩玩,瞧她那小屁股扭的,我還真想把她壓身下發射幾炮!」身後傳來警衛戲謔的淫笑聲,還伴著一些起哄聲。

    溫柔聽不懂,不過其中意思從他們的語氣也能聽出幾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溫柔暗呸一聲,不過心裡卻出奇地沒有羞惱。

    「小姐,還是表明您的身份吧。免的這些狗眼下人沒眼力架,冒犯到您。」汪財低聲附耳說道,心裡有些緊張。這祖宗要是在這被誰欺負了,這責任可是要他負的!

    「不行,這裡挺有意思的,我還沒玩夠呢!你要是敢說出我的身份,我就跟爹地告狀,就說是你帶我去AV公司,居心不良!」溫柔嬌嗔一聲,臉上的嫣紅已經褪去,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興奮。

    「是,是。」汪財苦歎一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麼!

    穿越長長的走廊,一路上不斷有人向汪財打招呼,男男女女,大小不一,年輕的甚至比溫柔還小,看上去似乎只有十六歲大小,老邁的猶如行將木就,眼看著可能隨時倒地。

    溫柔一路興致頗高,看著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男人只穿著一條緊窄的三角褲,粗大的下體異常突顯。有的男人甚至不穿,晃蕩著命根子,還微笑地跟她打著招呼。

    不過她卻沒見到幾個女人,偶爾幾個,也是行色匆匆,似乎有急事要忙。

    「溫柔,進來吧,這裡是我的辦公室。」汪財聽著她的吩咐,直接稱呼她的名字。

    「是」溫柔應了一聲,跟了進去。

    「小姐,您就在這裡休息休息,我現在就給你制定一下您接下來的行程。」汪財把門一關,臉色一鬆。恭敬地招呼著溫柔坐下,而後自己也找了一張桌子,準備拓寫她的行程方案。他似乎意識到將溫柔帶到這裡是個錯誤的決定,現在他只想快點把這尊瘟神請走。

    「財叔,不急,我覺得這裡有挺好的,很有趣!」溫柔嘻嘻一笑,許是感覺有些熱了,她反手將皮外套脫下,露出發育良好的優質身材。

    「砰砰砰……」汪財剛想回話,這時房門卻響了,他皺了皺眉頭。

    「進來。」汪財給溫柔使了個眼色,而後自己正了正行裝,大手大腳地坐在老闆椅上,高聲說道。

    「財哥啊!你說這怎麼拍啊!七月份就要開始的片,拖到現在還沒找到合適的女優,上面已經給我很大的壓力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公司的損失可以會超過預期的投入的。倒時候上面追究下來,我們沒人可以承擔的起的!」進來一個年紀與汪財相仿的中年男子,人還沒到,?裡啪啦地一通話就撲向汪財。

    「誒?這位是?」那中年男子似乎剛發覺一邊的溫柔,向汪財遞了個眼色。

    「她是……額,是我剛挖掘到的新人。」汪財剛想脫口說出溫柔的真實身份,卻被溫柔凌厲地一瞪給憋了回去。

    「哈哈,是她了,是她了!」那中年男子認真地上下打量著溫柔,好一會,興奮地叫嚷道。

    溫柔感覺他的目光像是帶著針刺般,十分凌厲,而自己在他面前更像是被脫光衣服的白羊羔,就等著被宰了。

    「財哥,你看…………」中年男子遞給汪財一本信息策,指著上面女優要求一欄道:「氣質高貴,舉止優雅,面容嬌柔,身材豐滿卻不豐碩…………而且,最重要的,她身上有一股強烈的貴氣,這不是裝能裝出來的,劇中的角色由她扮演真是太合適不過了!」中年男子臉色潮紅,他似乎看到了一部經典的AV電影從自己手中誕生。

    「不行!她不合適!」汪財面色一變,隨後斷然答道。

    「為什麼,她無論是形,還是神,都是這部AV的最佳女演員,我敢肯定,這絕對是我有生之年拍出的最好的一部電影!這將是我們AV界的一座里程碑,我們可以憑借這一部AV得到上面的賞識,到時候陞官發財,指日可待!你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中年男子語氣激動,甚至有點強硬。

    「沒有理由,反正不行,就是不行!」汪財哪有敢叫董事長的千金拍AV的膽量,回答地頗有一番義薄雲天的氣概。

    「你願意拍這部AV嗎?我相信,你絕對可以憑借這部AV,一舉超越蒼井空,成為AV界新一任的領潮人!」那中年男子見汪財絲毫沒有松嘴的跡象,遂而將突破口放到一邊沉默的女孩身上,他相信,沒有哪個女優是能拒絕這個充滿誘惑的前景的!

    「那個,你們在說什麼呢?」溫柔鬱悶地苦著一張小臉,從剛才到現在,她就在一旁聽著雲裡霧裡的。

    「哦?你是中國人?你好,我叫松本三田,你可以叫我松本導演。」松本三田操著一口及其彆扭的普通話說道。

    「你好,我叫溫柔,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溫柔聽著他彆扭的普通話,抿嘴一笑,不過她還是客氣地回了一句。

    「當然,我想邀請你參加我的一部跨時代AV的拍攝,老實說,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這部AV的主角非你莫屬了,就算蒼井空跟我簽這部電影,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推了的,因為她實在沒有你身上的那種氣質!」松本三田真誠地說道,而後一臉希冀地看向溫柔。

    「呃……」溫柔被噎了一口,感情他是想邀請她去演他的一部AV啊。

    「溫柔,別理他。」一旁的汪財看不過去了,他心裡真怕這小姐一口答應了,那時候他可真就左右為難了。

    「額,您能出去片刻,讓我想想嗎?」溫柔並沒有一口回絕,她蹙了蹙漂亮的眉頭,沉吟道。

    「沒問題,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松本三田一臉笑容地走出去,順帶關了門,似乎胸有成竹。

    「財叔,這是怎麼回事?」溫柔疑惑地望向汪財,詢問道。

    「哎,事情是這樣的,公司上面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在一個月前給我們這個子公司派下一個任務,要我們拍出一部超越AV範疇的,用成人電影詮釋人性的電影。為此,公司還派下超過一個億的資金拍攝,給了我們一年的拍攝時間,而在這一個月內,我們找了無數女優,當仍然沒找到這部電影最合適的女優形象。所以一直耽擱至今……」汪財說道這裡,欲言又止。

    「那是不是說,如果還找不到適合的女演員,那會對我爹地的公司造成損失?」溫柔皺眉問道。

    「上面的意思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可以揣測的,不過我也聽到一點風聲,這似乎是董事長與另外一個龐然大物之間的暗處戰爭,似乎還決定著一方的輸贏…………」汪財越說越小聲。

    「把劇本拿來給我看看!」溫柔指著汪財桌上的,松本三田剛才拿進來的信息策,命令道。「這……是。」汪財剛想推脫,不過望了眼溫柔罕見的認真眼神,弱弱地應了聲。

    「第一章,馴養…………」溫柔接過冊子,開始認真的閱讀。

    「這,這都是什麼東西……」溫柔越看小臉越滾燙,羞澀難當,不過,心中卻又湧出一股強烈的慾望,驅使著她看下去。

    「呼~~」看了一刻鐘的時間,面色潮紅的溫柔才將手中的冊子放下。

    而後她眉頭緊鎖,似乎再做某一項重要的決定。良久,她呼出一口濁氣。

    「財叔,叫本田導演進來吧。」溫柔感覺心中有一股不知名的魔性力量在誘使著她。

    「小姐,這…………」汪財面露不忍。

    「廢話少說,叫他進來。」溫柔英氣勃發,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氣質。

    「是。」汪財屈服。

    「三田,進來吧!」汪財對著正在門口等候的松本三田說道。

    「怎麼樣,決定好了麼?」松本三田有些急切地問道。

    「嗯,我想好了,我答應你出演這部AV。」溫柔微微一笑,落落大方。

    「好,好,太好了!我一定會讓你成為整個日本,不,整個世界最最出名的女優!」

    溫柔臉色微紅,撇嘴想到,那麼出名幹嘛,我可沒想著求人看自己的A片。

    「好,那麼,能讓我先檢查一下你的身體嗎?」松本三田一臉期待。

    「嗯,在這裡嗎?」溫柔環眼四周,疑惑道。

    「沒錯。」松本三田微微一笑。

    「我有事,先出去一會。」汪財望著溫柔堅定的眼神,自知勸諫無用,遂找個理由,想離開。

    「財哥,你可不能走,等會還要你幫忙呢!」松本三田搶先把房門反鎖,說道。

    「這……」汪財望著溫柔,心跳莫名加速。觀察幾眼,發現她並沒有反對,聲音有些微微發顫:「那,好吧。」

    「嗯,那麼我們就開始吧,請你到這邊來。」松本三田指揮著溫柔,叫她到一邊的牆壁站定。

    「那麼現在,把你身上的上衣全拖了。」松本三田吩咐道。

    溫柔心中一跳,看了眼一旁的汪財,再望望身前的松本三田,心臟似乎有些莫名地躁動。她強行止住,一邊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在幫助爹地,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她輕輕地用修長的雙手解開身上的口子,而後脫下單薄的上衣,露出裡面的胸罩,還有鼓脹而出的半圓的酥白。

    「把胸罩也去了。」松本三田在看到她胸部的一瞬間,眼見亮了一下,似乎很滿意它的形狀。

    溫柔聽他命令,又把胸罩給解了。頓時,胸前兩個雪白的乳房像重獲自由的大白兔,蹦跳著歡呼著自己的喜悅。

    「嘖嘖,這乳房太完美了,我看就是蒼井空的在它面前也不過如此嘛!」松本三田嘴角發出一聲聲稱讚聲,而後伸出一雙粗糙的大手,覆蓋到溫柔的乳房上。

    他細細地用手掌心感受著手中乳頭慢慢地挺立,變硬。而後又開始搓揉擠捏,感受它的手感。

    溫柔閉上眼睛,一股股異樣的感覺從她的乳頭開始蕩漾,而後席捲全身,她感覺自己的下體微微開始濕潤,變的潮濕了。

    「財哥,你幫她把褲子全脫了。」松本三田一手抓著一個乳房,而後用舌頭輕盈地挑逗著它上面殷紅挺立的乳頭,他一邊忙著不亦樂乎,一邊吩咐一旁的財哥。

    「好……好的」汪財在一邊看著他出著溫柔的雪白嫩乳,下身早就控制不住地堅硬如鐵。這時也不扭捏,走到溫柔的近前,伸出雙手,就解開了溫柔的褲腰帶。

    他輕輕地把溫柔的超短熱褲往下脫,直到腳邊,他蹲在地方,扶起溫柔的一雙秀腳,將熱褲脫出,而後又換一隻腳,然後將脫下的熱褲仍到一邊的沙發上。

    「她下面已經濕了,這程度,應該可以打八分!」汪財用手指碰了碰溫柔粉色的內褲,內褲下體的位置,已然已經濕了一片。

    「嗯,敏感度很不錯!」松本三田停止了吮吸,誇讚了一句。

    「過來,雙手撐住沙發背,身子伏低,屁股翹高!」松本三田指著一旁真皮沙發,對溫柔命令道。

    「是」溫柔恭敬地應了一聲,而後照著他的提示,將雙手扶住沙發,將身子前傾,重心放低,而後圓翹的大屁股更是誇張地聳起。

    她這種姿勢,等於把自己的後面,毫無保留地展現給站在她身後的兩個男子。

    「財哥,你把她內褲脫了。」松本三田在一旁的櫃子裡翻找著什麼東西,一遍吩咐汪財。

    「行。」汪財應了一聲。

    他用雙手先扶住溫柔的小蠻腰,滑嫩的肉感讓他心中一蕩,他努力把持心中的慾念。將溫柔的體位弄正,這時,溫柔突然歪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任何神情,他不由心中一跳。

    顫抖著一雙手,將溫柔粉紅色的內褲褪去。兩瓣白花花的屁股肉躍然眼前,汪財感覺口內唾沫橫流,好不容易緩過神,嚥下一口泡沫,他雙手顫抖地分別握住那兩瓣大白花肉,微微向兩旁邊掰開。

    就像是掰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屏障,溫柔下體的桃花源地,此刻清晰地展現在他的眼前。

    溫柔的身體微微一抖,嬌媚的容顏閃現出莫名的光彩。

    就像白花花的臀瓣一般,溫柔的陰道居然也保持著與臀肉一般的嫩白顏色。稀疏微捲的陰毛雜而有型地叢生著,半遮半掩著秘密洞穴。溫柔的屁眼有些淺紅,可愛的皺褶一圈一圈,此時正隨著溫柔緊張的情緒而一張一合地韻動著。

    汪財閱女無數,當卻從來沒看過如此乾淨的陰道,此時卻是看呆了。心裡不由想到:不愧是千金小姐,便是連拉屎的屁眼都這麼乾淨,讓人忍不住都想舔舔。

    「啊,終於找到了!」就在汪財看的入迷的時候,一旁的松本三田似乎找到了他要的東西。

    只見他手裡拿著一跟形式男性生殖器的物件,便興匆匆地來到汪財的身旁。

    「哈哈,好漂亮的陰道,簡直就是藝術品!」松本三田一看到溫柔雪白的大屁股,還有被汪財掰開的大臀瓣,便興奮的道。

    「財哥,把她的陰唇掰開看看。」松本三田興奮地嚥下一口唾沫。

    「好」汪財小心翼翼用拇指抵住溫柔滾燙的大陰唇,剩餘的四指抓在嫩滑的屁股兩瓣,而後大拇指發力,將大陰唇向兩邊盡可能地撐大。

    粉嫩水靈的大陰唇慢慢被撐開,溫柔感覺自己的下體竟有些麻癢。

    「哈哈,沒想到還是一個處女,這次賺發了!」松本三田哈哈一笑,右手伸出一根中指,輕輕地觸碰到溫柔粉嫩的陰道口,而後輕輕地觸碰它的上下內壁。

    「噗哧,噗哧」松本三田的中指上下左右旋轉著玩弄著溫柔尚未開發的處女地,淫靡的響聲不間斷地想起。

    溫柔從沒想到自己的處女之身居然會像現在這樣被兩個中年男人玩弄,下身的嫩穴在松本三田的攪拌下,越加水潤,一股奇特的麻癢遍佈下體,讓她不經意地扭動自己的大屁股,想讓手指盡可能地進入自己的私處。

    「我這是為了爹地的公司,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溫柔嘟了嘟小嘴,暗暗想到。

    「現在,我們要測試一下你的屁眼,請你放鬆身體。」松本三田拍拍溫柔翹起的雪白大屁股,吩咐道。

    「是。」溫柔恭敬地應聲道,隨後閉上眼睛,盡力地放鬆著自己的身體。

    不知道是不是被兩個中年大叔全方位觀看的緣故,溫柔想放鬆自己的屁眼,不過努力了半天,屁眼還是一縮一縮的,難以平靜。

    「哼,這樣可不行,作為一名AV演員,你必須盡快地調整自己的心態,讓身體適應自己的身份!」松本三田有些不滿地說道,按他的脾氣,要是一般的女優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早就一竿子插進去了,哪還會跟她磨嘰?不過他看在溫柔是處女的原因,已經盡可能地收斂自己的脾氣了。

    「是,對不起。」溫柔小聲地道歉一聲,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一個千金大小姐,什麼時候連自己的屁眼都要聽別人吩咐?不過一想到爹地的大事,也由不得多想,現在還是盡快配合他們的工作吧,她知道,後面的訓練,她可能要拋棄掉作為人的基本人格。

    「嗯,很不錯。」松本三田看著慢慢安靜下來的淺紅色菊花,滿意地說道。

    而後,他將手裡的男性生殖器伸到溫柔的陰道口,然後微微插進一些,旋轉,拔出,而後再抵住溫柔淺紅色的屁眼,用陰道的淫水,潤滑著乾澀的屁眼。如此往復了五六次,溫柔的屁眼也粘濕一片。

    「好了,我要把自慰棒插進你的屁眼裡了,可能第一次有點疼,不過你必須得盡快適應。」松本三田邊說著,右手拿著男性生殖器也不遲疑,瞄準溫柔緊小的菊花洞,利落地插了進去。

    「嘶」溫柔垂低的腦袋頓時高昂,從咬緊的牙縫處倒吸進一口涼氣。

    「疼,真疼……」溫柔從小哪有受過這樣地苦頭,頓時兩眼汪汪,不過她還是忍住了,沒有叫出聲來。

    自己的菊花被一個子公司的下屬給爆了,溫柔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恥辱。

    「我要開始抽動了,你隨時跟我說明你的感覺。」松本三田可不知道溫柔的身份,他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稍微特別點的新人罷了。於是,他完全沒有負擔地用手中自慰棒,開始抽送著總公司董事長千金的屁眼。

    這讓半蹲的汪財有些不適應了,想著往常趾高氣揚的小姐居然在自己面前,不但毫無羞恥地翹起雪白的大屁股,還被同時用自慰棒抽插著鮮嫩的菊花。一股熱流從他的下體升起,心中被難以訴說的黑暗蠶食,一種莫名的快感讓他不自覺地伸出中指,對著溫柔的陰道口,就扣了進去。

    「哈哈,這妮子的小穴真不賴,好強的吸力,果然是處女啊!」汪財把玩著溫柔的蜜穴,心中稱讚。

    溫柔下體兩個最隱秘的地方被同時玩弄,快感頓生,屁眼從一開始的劇烈的疼痛,到現在微微有些期待下一次的插入,這讓她感覺到無比的舒爽,這是她十八年來從未體驗過的刺激感受。

    「松本導演,我感覺屁……屁眼好像被什麼東西塞住了,有,有一種大便的慾望。」溫柔按照松本三田的吩咐,匯報著自己的感覺。

    「嗯,還有什麼感覺嘛?」

    「感覺有些麻,好像有一股電流通過我的屁眼,通向肚子裡,感覺有點脹。」溫柔輕聲輕語,向松本三田匯報自己的狀況。

    「嗯,不錯,很不錯,你的屁眼敏感度很高!這對我們以後的拍攝會有有用的!」

    「是,您滿意就好!」溫柔搖擺著大屁股,媚聲說道。

    「行了,身體測試就到這裡吧。」松本三田說著,將溫柔屁眼裡的自慰棒「?」地一聲,拔出來。

    他轉過身,對蹲在地上的汪財道:「財哥,接下來就要麻煩你了,我的中文不太好,訓練會有一點障礙,你的技術我信的過,溫柔的犬化訓練,就全權包攬在你的身上了!」

    「行,行,沒問題。」汪財沒想到居然是自己訓練溫柔的犬化行為,心裡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溫柔,那麼接下來,財哥就是你訓練期的主人了,他將全權對你負責!」松本三田拍了拍溫柔依然翹起的大屁股,示意她直起身子,吩咐道。

    「是!」溫柔恭敬地對松本三田應到,全身一絲不掛的她,有一股莫名的優雅。

    「好,麻煩財哥帶她去簽一份合作協議,然後進行犬化訓練,我的去組織拍攝團隊了!現在女主角有著落了,其他也得準備就緒!」松本三田說完,便急匆匆地掩門而去。

    「小……小姐,快穿上衣服吧」汪財看了眼一絲不掛的溫柔,神色一慌,趕忙拿起剛才被他仍在一遍的衣褲,遞給溫柔。

    溫柔擺擺手,示意不要。

    「您……」汪財忍不住盯了一眼溫柔雪白的酥胸,還有下體高隆的陰阜,以及其下的一絲小縫,不由嚥了一口唾沫。

    「哼,連本小姐的小穴都用手指玩弄過了,現在還裝什麼!剛才玩的很爽吧?」溫柔一臉不善,媚眼瞪著汪財。

    「這,這……」汪財欲要爭辯,不過張了張口,卻說不出什麼來。畢竟事實勝於雄辯,自己確實用手指插過她的蜜穴。

    「行了,竟然我已經選擇了要拍攝這部AV,這些都已經考慮過了。再說,要是連這點都忍受不了,我怎麼可能幫助到我爹地呢,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對了,剛才松本導演說要我簽什麼合約,接下來,我們要去哪?」溫柔一臉不置可否,恢復了她以往的率真本性,不過身不著片縷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古怪。

    「既然小姐已經有了覺悟,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那麼請個跟我來。」汪財見溫柔居然有這麼高的信念,有點意外,不過更多的是歡喜。他努力想保持一副莊嚴的態度,沉聲說道。

    「好的。」溫柔也沒多說什麼,應了一聲,就裸身跟在汪財身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溫柔只記的自己的雪白嫩胸被路上遇到的男人摸了不下三十多次,就連挺翹圓潤的屁股也被拍打了二十餘下,現在還微微有些發紅。從一開始的羞澀,到如今淡定以對,不得不說溫柔適應能力很強。

    穿過一間又一間的豪華門廳,終於,汪財帶著溫柔來到了一間異常曠闊的調高大廳。

    「財哥,又有帶新人來啦?」剛一進門,從一旁的櫃檯處,施施然走出一個明媚少女,少女年紀不過二十年華,跟溫柔一樣,也是一絲不掛。

    「哈哈,肖凝啊,怎麼今天是你值班嗎?」汪財對少女也不生分,估計要不是溫柔在一旁,他都已經雙手齊上表示慰問了。

    「這位妹妹好漂亮啊!噢,難道你就是松本導演剛剛看上的那位?」肖凝驚疑地望向溫柔,柔聲詢問道。

    「姐姐你好,你說的那位就是我啦。」溫柔對肖凝嘻嘻一笑,走上前去於她握了握手。

    兩個赤身裸體的大美女渾若無人手牽著手,一旁的汪財看的有些心頭微熱,他假意清了清喉嚨,道:「肖凝,她叫溫柔,我帶她來,是要簽主奴協議的,既然你值班,就麻煩你去給我準備一式兩份來。」

    「哦呵呵,瞧我這性子,財哥您稍等,我這就去拿。」肖凝婉言一笑,而後扭著豐腴的大白屁股,施施然地走回了剛才的櫃檯上,翻弄了片刻,就找出了兩份燙金協議書,分別遞給了溫柔和汪財。

    「恩」汪財隨意掠過一遍,便在下方的簽約人一欄簽上了自己的姓名。

    溫柔則細細看了五分鐘,而後帶著莫名的情緒,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合約即刻生效,從現在起,汪財為主,溫柔為奴。溫柔身體所有的一切都歸汪財所有,在不超過損耗規定的前提下,可以隨意使用。溫柔將成為汪財的私人財產的一部分,可以在合約內轉售,販賣……」肖凝收起二人的協議書,熟練地宣佈道。

    「現在,請汪財為溫柔帶上人權圈,劃定私有物品。」肖凝將兩份燙金協議書鄭重地放進櫃檯的一個暗格裡,而後從櫃檯的一旁,選出一個紅色的項圈,遞給汪財。

    「好,協議生效!」看著汪財親手將項圈套在溫柔白皙的脖頸上,一手牽著鏈住項圈的細鏈,肖凝莊重地宣佈道。

    「麻煩你了,肖凝,請你再給我提供一間密室,再給我分配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汪財對著肖凝點了點頭,而後說道:「

    「沒問題。」肖凝燦爛一笑,而後對著溫柔不明所以地微微一笑。

    「現在,我賜予你新的名字,就叫貴賓吧,至於種類,就是母犬了。」汪財對著一旁裸體的溫柔會心一笑。

    「從現在起,沒有我的吩咐,你不允許使用人類的語言,不能站立行走,以後溝通,你就稱呼我為主人。」

    「是,主人!」溫柔對汪財低下頭顱,表示臣服。

    「你好像並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啊……」汪財看著溫柔眼角一閃而過的嗔怒,陰笑地說道。

    「啪」汪財突不急防,右手狠狠摔了溫柔一大巴掌。

    一瞬間,溫柔的左臉就浮現出一倒紅的滲人的掌印。

    「給我記住了!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身體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汪財猙獰一笑,雙手揉了揉溫柔傲然挺立的胸脯,陰森說道。

    溫柔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憤怒!隨後,她有想起了自己的境地,要想幫助到爹地,這些都不可避免的。這樣一想,她又不得不接受汪財的擺佈了。

    「汪。」溫柔低著頭輕叫了一聲,而後俯下身子,雙手著地,學著地等生物四肢爬行。

    「不行,腰伸直點!肚子別貼在大腿上!還有,屁股……屁股啊!翹高點!」汪財怒聲糾正,看著溫柔笨拙地調改著自己的身軀,他感覺到內心從所未有的滿足!哼,以往的大小姐,現在還不成我手上的一條狗?

    想到興處,他狠狠地用手拍了溫柔挺翹起來的大屁股,雪白的翹臀被強大的力量打地一顫,就像柔軟的果凍一般,劇烈地顫動起來。

    「啪,啪,啪」汪財越大越興奮,越打越有手感。

    「噗!」一道晶瑩的水柱從溫柔的私處噴濺而出,劃過虛空,濺到幾米遠的地板上。

    「該死,你把地板給弄髒了!還不快過去舔乾淨。」汪財見溫柔居然在他的拍打下進入了高潮,不由一臉鄙夷。隨意一腳將她踢翻在地,指著不遠處的她剛噴出的淫水,吩咐道。

    「汪」溫柔嬌容嫣紅一片,不過還沒給她回味第一次高潮餘味的時間,就被汪財暴力的一腳打斷了。只得學著狗叫了一聲,而後翹著還在流淌著水跡的大屁股,一搖一擺地爬過去。

    「沒想到我溫柔還有被人像狗一樣玩弄的一天,不過剛才那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溫柔心裡想著,不由有些期待。

    她爬到那灘淫水邊上,而後伏地身子,就真如一條畜牲一般,用粉紅的舌頭,舔食著自己身體產生的水源。

    「哦,你好像口很渴呀?哈哈,我這裡剛好有存貨。」汪財似乎想到了什麼,淫穢一笑,走到溫柔邊上。

    「貴賓,跪坐。」汪財牽起一端的細鏈,吩咐道。

    溫柔心裡誹謗汪財的惡趣味:「這財叔,以前聽別人說他心裡變態我還不相信,看來還真是這樣。」雖然心裡想著,但她動作卻沒慢多少。學著狗狗的樣子,修長的雙手撐著地板,雙腿跪曲,抬起腦袋面對著汪財。

    「嘿嘿,小寶貝,你渴了吧,別急,主人這就來餵你喝水。」汪財顫動的雙手出賣了他內心的激動,讓董事長的千金喝自己的尿液,這可是平常想都不用想地事情,不過,現在嘛……

    「來,張大嘴巴。」汪財吩咐道,他已經褪去了休閒西褲,正要脫裡面的灰色三角褲。

    「靠,這老混蛋把我當什麼了!居然想讓我喝他的尿?…………不行,不行,我得冷靜!爹地這麼看重這部AV,我怎麼能給他丟臉呢,不,我一定行了,別人能做到的事情,憑什麼我辦不到呢?」

    溫柔心裡心神交接,不過片刻,她似乎下定了決心,仰起小臉,張大小嘴,一副準備著接尿的動作。

    「哈哈,看來你確實很飢渴啊,那麼…………」汪財見溫柔像狗一樣哈著嘴等候著自己的臨幸,心中深處的魔性被徹底引動,急忙褪去自己的三角褲。

    他對著溫柔笑了笑,而後用右手撥弄著自己半軟不硬的肥碩的肉棒,他雙腳不自然地動了幾下,道:「還別說,我還真有點緊張。」

    溫柔心裡羞怒,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也無可奈何,只得眼白一番,一副隨你便的樣子。

    此情此景,汪財哪還能受得了,他感覺自己的膀胱急劇膨脹,一股尿意直衝雲霄。

    「嘩」

    一股腥黃的水柱從他的馬眼噴出,帶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朝溫柔的臉部射去。

    很可惜,一開始沒中頭彩,水柱的角度有些歪了,腥黃的尿液濺射到溫柔的鼻子,強大的噴射力量將尿液硬是逼進了溫柔的鼻孔裡面,讓她嗆到了。

    「張開嘴巴!」見溫柔欲要閉上小嘴,汪財怒喝道。

    無法,溫柔只能忍著嗆鼻的尿液,強行張著小口。

    汪財似乎已經找到了準頭,偏移的水流如飛濺而下的瀑布,一口氣衝入了溫柔的口腔內,只不過瞬間就將她的口腔灌滿了尿液。而後,腥黃的尿液開始溢出。

    「給我吞下去。」汪財一邊忍住尿流,一邊強硬地命令道。

    溫柔淚眼汪汪,但是就是沒將他的尿水吞下去。

    「哼」汪財悶哼了一聲,而後走到她的身前,一手捏住她俏麗的鼻頭,一手將她下巴仰起。

    「咳,咳!」

    窒息的威脅使溫柔下意識地張開了喉嚨。

    「咕嚕,咕嚕……」腥臭微鹹的尿水仿若找到了發洩的通道,一口氣從溫柔的嗓子眼汩汩而下。

    這時,汪財再也憋不住剩下的尿液,對溫柔命令道:「給我用嘴唇含住!」

    他忙不迭地將微硬的粗大肉棒插入溫柔口腔一小節,而後不再克制尿意,膨脹的膀胱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尿液從馬眼疾射而出,強而有力地撞擊到溫柔的口腔內壁。

    溫柔被捏住了鼻子,難受至極之下,也只能盡情地張大了小嘴,吞食著嘴裡急劇增加的尿液,以渴求呼吸到一口新鮮的空氣。

    腥黃的尿液從她嘴角溢出,順著她的下巴,滑落到豐滿白皙的胸脯上,而後又一路蜿蜒滑落,流到了她的下體私處,從陰道處滴落到地板上,乍一看去,讓人以為是她尿了。

    汪財發洩了足足有半分鐘的時間,這才意猶未盡地將已經有些疲軟的肉棒拔出。

    此時,溫柔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之極,身上腥黃,騷氣瀰漫。額前的秀髮也沾濕了好幾縷,貼著她的失神的雙眸,看上去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第一章

    「小姐,您慢著點。」汪財一手提著一個拉桿包,對前面蹦跳的少女氣喘籲籲地喊道。

    「財叔,我這可是第一次來日本呢,這都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少女回眸嫣然一笑,明媚的笑容另天地都為之一黯。

    「小姐,日本好玩有趣的地方多的去了,細說幾天也道不盡。要不咱先去一趟地區公司,邊休息邊做個安排?」財叔年僅四十,原本正值壯年的年紀,卻因酒色,掏空了身子,這會早已經疲憊不堪,只想著盡早找個地休息,哪還有玩的心思。

    「嘿嘿,你當本小姐是小孩啊!我溫柔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你要不給我找個好玩的地,我就告訴我爹地,就說你玩忽職守,沒做好你的本職工作!」溫柔奸詐一笑,神情說不出的得意。

    「小姐,您這可使不得啊……」汪財急得手足無措,臉上滲出幾滴冷汗。開玩笑,這大小姐可是董事長最寶貝的千金,她要是隨便在董事長耳邊念叨幾句自己的不是,那自己還有好果子吃啊?於是連忙道:「小姐,我倒是想起一個好玩的地方了,只是…………」

    「只是什麼?」溫柔眼眸一亮,追問道。

    「只是,那地方不適合小姐的身份……」財叔也知道這位大小姐從小就古靈精怪的,一般東西還真沒什麼興趣,剛情急之下想到那個地方,不過話一說出口他就後悔了。

    「什麼身份不身份的,別跟本小姐扯這些有的沒的。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儘管說,如果我覺的滿意,自然不會少了你好處,如果讓我知道你是應付我,哼,你自己看著辦!」溫柔從小就嬌縱蠻橫,雖然不至於大奸大惡,但小偷小摸的事卻是做了不少。此時杏眼一瞪,頗讓汪財受不住。

    「好吧,我說就是了……」汪財嚥了口唾沫,而後正了正略顯猥瑣的面容,振聲說道:「其實那地方也是當年董事長一手盤下的,董事長的目光犀利,思路深遠非我輩所能及,在當時就預料到它未來的前景,大力發展…………」

    「行了,我爹地不在這,別這麼賣力拍馬屁了,說重點的。」溫柔美目一瞪,不滿地嬌哼道。

    「額……那公司在董事長旗下的產業裡算是一個小公司,主要涉及成人電影地拍攝還有藝術寫真出版……」汪財越說越小聲,一邊還小心翼翼地用綠豆小眼觀察著溫柔的神情。

    「噢!我知道了,是不是拍AV片的公司啊?」溫柔十分驚喜,興奮地晃動著胸前那對初具規模的乳房,漂亮的大眼睛裡映射出強烈的獵奇光彩。

    「嗯,也可以這樣稱呼啦……」汪財用胳膊擦了擦額角的冷汗,籲了一口氣。

    「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去吧。」溫柔小手一揮,當機立斷。

    汪財不敢忤逆,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不多時,一輛閃著耀眼光芒的黑色奔馳就停到了溫柔身邊,汪財忙不迭打開車門。溫柔嘻嘻一笑,扭了下大屁股,施施然就坐了進去。汪財將兩個拉桿包放進後備箱,也跟著坐了進去。奔馳車帶起一陣塵煙,絕塵而去。

    東京商業中心繁華昌盛,各式大樓爭相聳立,車水馬龍,好不熱鬧。

    「吱」

    伴隨著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黑色奔馳穩穩地停在一棟高聳大廈的街道旁。溫柔急不可耐地從車裡出來,汪財也不落後,吩咐司機將車後的拉桿包好生放置後,屁顛地跟在溫柔的屁股後面。

    「小姐……」

    「停,到了裡面,你就別叫我小姐了。」溫柔一臉奸猾,看上去十分可愛。

    「那……那我叫您什麼?」汪財一臉困惑。

    「你就叫我名字就行了……恩……還有我的身份嘛………」溫柔擰著小臉,苦思冥想。

    「就說我是你挖掘到的新人吧!」溫柔對著汪財眨了眨眼睛,調皮一笑。

    「這,這可使不得啊!小姐您的身份尊貴,怎麼能……」汪財臉色惶恐,急忙勸解。

    「哼,別說什麼身份不身份了,我決定了,就這樣了!」溫柔臉色一沉,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哎……」汪財無奈,只得應下。

    「滴」電梯停了下來,顯示燈上顯示三十七層。

    門一開,溫柔就迫不及待地衝了出去。不過剛走兩步,就被門兩邊的警衛員給攔了下來。

    「對不起,小姐,我們這不對外人開放,請您馬上離開。」說話的是一位年約三十的警衛,他雙眼隱晦地將溫柔掃瞄了一遍,在看到溫柔規模不小的挺翹乳房時,眼角邊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淫穢。

    「石頭,這女孩是我帶來的。」警衛說的是日語,溫柔一句也聽不懂。好在這時身後的汪財走了上來,他裝作一副莊嚴的模樣,居高臨下地望了那警衛員一眼。

    「啊,原來是財哥帶來的人啊!嘖嘖,要不怎麼說財哥眼光獨到。瞧這小妞靚的,看看小胸脯,噢,還有這小屁股……」警衛員一看是汪財,也不拘謹。一聽眼前這女孩是他帶來的,頓時一掃先前的虛偽,一邊嘴巴嘖嘖有聲,一遍右手迅疾地摸向他早就讒涎已久的小翹臀。

    「啊!」溫柔也沒想到他這麼大膽,還沒反應過來,嬌嫩的小屁股就被一隻大手抓住,臀瓣被他用力地搓揉了好幾下。

    「流氓。」溫柔小臉微紅,呸了一口,不過心裡竟隱隱有幾分興奮。

    「哈哈,哥幾個看看,這小婊子還裝純呢。」那警衛員指著嬌羞的溫柔轟然笑道,一邊幾個警衛員被他一說,也起哄道。

    「行了,你們幹好你們本分的活,我帶她進去熟悉熟悉。」汪財被那警衛突然其來的動作搞得心頭一跳,心中惶恐之下,隱晦地像溫柔傳達了是否要他表明身份,不過都被溫柔否決了。於是,無奈之下,也只能遁走。

    「財哥,啥時候把這小妞借給哥幾個玩玩,瞧她那小屁股扭的,我還真想把她壓身下發射幾炮!」身後傳來警衛戲謔的淫笑聲,還伴著一些起哄聲。

    溫柔聽不懂,不過其中意思從他們的語氣也能聽出幾分,肯定不是什麼好話,溫柔暗呸一聲,不過心裡卻出奇地沒有羞惱。

    「小姐,還是表明您的身份吧。免的這些狗眼下人沒眼力架,冒犯到您。」汪財低聲附耳說道,心裡有些緊張。這祖宗要是在這被誰欺負了,這責任可是要他負的!

    「不行,這裡挺有意思的,我還沒玩夠呢!你要是敢說出我的身份,我就跟爹地告狀,就說是你帶我去AV公司,居心不良!」溫柔嬌嗔一聲,臉上的嫣紅已經褪去,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興奮。

    「是,是。」汪財苦歎一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麼!

    穿越長長的走廊,一路上不斷有人向汪財打招呼,男男女女,大小不一,年輕的甚至比溫柔還小,看上去似乎只有十六歲大小,老邁的猶如行將木就,眼看著可能隨時倒地。

    溫柔一路興致頗高,看著形形色色的人,有的男人只穿著一條緊窄的三角褲,粗大的下體異常突顯。有的男人甚至不穿,晃蕩著命根子,還微笑地跟她打著招呼。

    不過她卻沒見到幾個女人,偶爾幾個,也是行色匆匆,似乎有急事要忙。

    「溫柔,進來吧,這裡是我的辦公室。」汪財聽著她的吩咐,直接稱呼她的名字。

    「是」溫柔應了一聲,跟了進去。

    「小姐,您就在這裡休息休息,我現在就給你制定一下您接下來的行程。」汪財把門一關,臉色一鬆。恭敬地招呼著溫柔坐下,而後自己也找了一張桌子,準備拓寫她的行程方案。他似乎意識到將溫柔帶到這裡是個錯誤的決定,現在他只想快點把這尊瘟神請走。

    「財叔,不急,我覺得這裡有挺好的,很有趣!」溫柔嘻嘻一笑,許是感覺有些熱了,她反手將皮外套脫下,露出發育良好的優質身材。

    「砰砰砰……」汪財剛想回話,這時房門卻響了,他皺了皺眉頭。

    「進來。」汪財給溫柔使了個眼色,而後自己正了正行裝,大手大腳地坐在老闆椅上,高聲說道。

    「財哥啊!你說這怎麼拍啊!七月份就要開始的片,拖到現在還沒找到合適的女優,上面已經給我很大的壓力了,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們公司的損失可以會超過預期的投入的。倒時候上面追究下來,我們沒人可以承擔的起的!」進來一個年紀與汪財相仿的中年男子,人還沒到,?裡啪啦地一通話就撲向汪財。

    「誒?這位是?」那中年男子似乎剛發覺一邊的溫柔,向汪財遞了個眼色。

    「她是……額,是我剛挖掘到的新人。」汪財剛想脫口說出溫柔的真實身份,卻被溫柔凌厲地一瞪給憋了回去。

    「哈哈,是她了,是她了!」那中年男子認真地上下打量著溫柔,好一會,興奮地叫嚷道。

    溫柔感覺他的目光像是帶著針刺般,十分凌厲,而自己在他面前更像是被脫光衣服的白羊羔,就等著被宰了。

    「財哥,你看…………」中年男子遞給汪財一本信息策,指著上面女優要求一欄道:「氣質高貴,舉止優雅,面容嬌柔,身材豐滿卻不豐碩…………而且,最重要的,她身上有一股強烈的貴氣,這不是裝能裝出來的,劇中的角色由她扮演真是太合適不過了!」中年男子臉色潮紅,他似乎看到了一部經典的AV電影從自己手中誕生。

    「不行!她不合適!」汪財面色一變,隨後斷然答道。

    「為什麼,她無論是形,還是神,都是這部AV的最佳女演員,我敢肯定,這絕對是我有生之年拍出的最好的一部電影!這將是我們AV界的一座里程碑,我們可以憑借這一部AV得到上面的賞識,到時候陞官發財,指日可待!你沒有什麼理由可以拒絕!」中年男子語氣激動,甚至有點強硬。

    「沒有理由,反正不行,就是不行!」汪財哪有敢叫董事長的千金拍AV的膽量,回答地頗有一番義薄雲天的氣概。

    「你願意拍這部AV嗎?我相信,你絕對可以憑借這部AV,一舉超越蒼井空,成為AV界新一任的領潮人!」那中年男子見汪財絲毫沒有松嘴的跡象,遂而將突破口放到一邊沉默的女孩身上,他相信,沒有哪個女優是能拒絕這個充滿誘惑的前景的!

    「那個,你們在說什麼呢?」溫柔鬱悶地苦著一張小臉,從剛才到現在,她就在一旁聽著雲裡霧裡的。

    「哦?你是中國人?你好,我叫松本三田,你可以叫我松本導演。」松本三田操著一口及其彆扭的普通話說道。

    「你好,我叫溫柔,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溫柔聽著他彆扭的普通話,抿嘴一笑,不過她還是客氣地回了一句。

    「當然,我想邀請你參加我的一部跨時代AV的拍攝,老實說,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這部AV的主角非你莫屬了,就算蒼井空跟我簽這部電影,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推了的,因為她實在沒有你身上的那種氣質!」松本三田真誠地說道,而後一臉希冀地看向溫柔。

    「呃……」溫柔被噎了一口,感情他是想邀請她去演他的一部AV啊。

    「溫柔,別理他。」一旁的汪財看不過去了,他心裡真怕這小姐一口答應了,那時候他可真就左右為難了。

    「額,您能出去片刻,讓我想想嗎?」溫柔並沒有一口回絕,她蹙了蹙漂亮的眉頭,沉吟道。

    「沒問題,我在外面等你的好消息!」松本三田一臉笑容地走出去,順帶關了門,似乎胸有成竹。

    「財叔,這是怎麼回事?」溫柔疑惑地望向汪財,詢問道。

    「哎,事情是這樣的,公司上面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在一個月前給我們這個子公司派下一個任務,要我們拍出一部超越AV範疇的,用成人電影詮釋人性的電影。為此,公司還派下超過一個億的資金拍攝,給了我們一年的拍攝時間,而在這一個月內,我們找了無數女優,當仍然沒找到這部電影最合適的女優形象。所以一直耽擱至今……」汪財說道這裡,欲言又止。

    「那是不是說,如果還找不到適合的女演員,那會對我爹地的公司造成損失?」溫柔皺眉問道。

    「上面的意思不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可以揣測的,不過我也聽到一點風聲,這似乎是董事長與另外一個龐然大物之間的暗處戰爭,似乎還決定著一方的輸贏…………」汪財越說越小聲。

    「把劇本拿來給我看看!」溫柔指著汪財桌上的,松本三田剛才拿進來的信息策,命令道。「這……是。」汪財剛想推脫,不過望了眼溫柔罕見的認真眼神,弱弱地應了聲。

    「第一章,馴養…………」溫柔接過冊子,開始認真的閱讀。

    「這,這都是什麼東西……」溫柔越看小臉越滾燙,羞澀難當,不過,心中卻又湧出一股強烈的慾望,驅使著她看下去。

    「呼~~」看了一刻鐘的時間,面色潮紅的溫柔才將手中的冊子放下。

    而後她眉頭緊鎖,似乎再做某一項重要的決定。良久,她呼出一口濁氣。

    「財叔,叫本田導演進來吧。」溫柔感覺心中有一股不知名的魔性力量在誘使著她。

    「小姐,這…………」汪財面露不忍。

    「廢話少說,叫他進來。」溫柔英氣勃發,自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氣質。

    「是。」汪財屈服。

    「三田,進來吧!」汪財對著正在門口等候的松本三田說道。

    「怎麼樣,決定好了麼?」松本三田有些急切地問道。

    「嗯,我想好了,我答應你出演這部AV。」溫柔微微一笑,落落大方。

    「好,好,太好了!我一定會讓你成為整個日本,不,整個世界最最出名的女優!」

    溫柔臉色微紅,撇嘴想到,那麼出名幹嘛,我可沒想著求人看自己的A片。

    「好,那麼,能讓我先檢查一下你的身體嗎?」松本三田一臉期待。

    「嗯,在這裡嗎?」溫柔環眼四周,疑惑道。

    「沒錯。」松本三田微微一笑。

    「我有事,先出去一會。」汪財望著溫柔堅定的眼神,自知勸諫無用,遂找個理由,想離開。

    「財哥,你可不能走,等會還要你幫忙呢!」松本三田搶先把房門反鎖,說道。

    「這……」汪財望著溫柔,心跳莫名加速。觀察幾眼,發現她並沒有反對,聲音有些微微發顫:「那,好吧。」

    「嗯,那麼我們就開始吧,請你到這邊來。」松本三田指揮著溫柔,叫她到一邊的牆壁站定。

    「那麼現在,把你身上的上衣全拖了。」松本三田吩咐道。

    溫柔心中一跳,看了眼一旁的汪財,再望望身前的松本三田,心臟似乎有些莫名地躁動。她強行止住,一邊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在幫助爹地,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她輕輕地用修長的雙手解開身上的口子,而後脫下單薄的上衣,露出裡面的胸罩,還有鼓脹而出的半圓的酥白。

    「把胸罩也去了。」松本三田在看到她胸部的一瞬間,眼見亮了一下,似乎很滿意它的形狀。

    溫柔聽他命令,又把胸罩給解了。頓時,胸前兩個雪白的乳房像重獲自由的大白兔,蹦跳著歡呼著自己的喜悅。

    「嘖嘖,這乳房太完美了,我看就是蒼井空的在它面前也不過如此嘛!」松本三田嘴角發出一聲聲稱讚聲,而後伸出一雙粗糙的大手,覆蓋到溫柔的乳房上。

    他細細地用手掌心感受著手中乳頭慢慢地挺立,變硬。而後又開始搓揉擠捏,感受它的手感。

    溫柔閉上眼睛,一股股異樣的感覺從她的乳頭開始蕩漾,而後席捲全身,她感覺自己的下體微微開始濕潤,變的潮濕了。

    「財哥,你幫她把褲子全脫了。」松本三田一手抓著一個乳房,而後用舌頭輕盈地挑逗著它上面殷紅挺立的乳頭,他一邊忙著不亦樂乎,一邊吩咐一旁的財哥。

    「好……好的」汪財在一邊看著他出著溫柔的雪白嫩乳,下身早就控制不住地堅硬如鐵。這時也不扭捏,走到溫柔的近前,伸出雙手,就解開了溫柔的褲腰帶。

    他輕輕地把溫柔的超短熱褲往下脫,直到腳邊,他蹲在地方,扶起溫柔的一雙秀腳,將熱褲脫出,而後又換一隻腳,然後將脫下的熱褲仍到一邊的沙發上。

    「她下面已經濕了,這程度,應該可以打八分!」汪財用手指碰了碰溫柔粉色的內褲,內褲下體的位置,已然已經濕了一片。

    「嗯,敏感度很不錯!」松本三田停止了吮吸,誇讚了一句。

    「過來,雙手撐住沙發背,身子伏低,屁股翹高!」松本三田指著一旁真皮沙發,對溫柔命令道。

    「是」溫柔恭敬地應了一聲,而後照著他的提示,將雙手扶住沙發,將身子前傾,重心放低,而後圓翹的大屁股更是誇張地聳起。

    她這種姿勢,等於把自己的後面,毫無保留地展現給站在她身後的兩個男子。

    「財哥,你把她內褲脫了。」松本三田在一旁的櫃子裡翻找著什麼東西,一遍吩咐汪財。

    「行。」汪財應了一聲。

    他用雙手先扶住溫柔的小蠻腰,滑嫩的肉感讓他心中一蕩,他努力把持心中的慾念。將溫柔的體位弄正,這時,溫柔突然歪過頭,看了他一眼,沒有任何神情,他不由心中一跳。

    顫抖著一雙手,將溫柔粉紅色的內褲褪去。兩瓣白花花的屁股肉躍然眼前,汪財感覺口內唾沫橫流,好不容易緩過神,嚥下一口泡沫,他雙手顫抖地分別握住那兩瓣大白花肉,微微向兩旁邊掰開。

    就像是掰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屏障,溫柔下體的桃花源地,此刻清晰地展現在他的眼前。

    溫柔的身體微微一抖,嬌媚的容顏閃現出莫名的光彩。

    就像白花花的臀瓣一般,溫柔的陰道居然也保持著與臀肉一般的嫩白顏色。稀疏微捲的陰毛雜而有型地叢生著,半遮半掩著秘密洞穴。溫柔的屁眼有些淺紅,可愛的皺褶一圈一圈,此時正隨著溫柔緊張的情緒而一張一合地韻動著。

    汪財閱女無數,當卻從來沒看過如此乾淨的陰道,此時卻是看呆了。心裡不由想到:不愧是千金小姐,便是連拉屎的屁眼都這麼乾淨,讓人忍不住都想舔舔。

    「啊,終於找到了!」就在汪財看的入迷的時候,一旁的松本三田似乎找到了他要的東西。

    只見他手裡拿著一跟形式男性生殖器的物件,便興匆匆地來到汪財的身旁。

    「哈哈,好漂亮的陰道,簡直就是藝術品!」松本三田一看到溫柔雪白的大屁股,還有被汪財掰開的大臀瓣,便興奮的道。

    「財哥,把她的陰唇掰開看看。」松本三田興奮地嚥下一口唾沫。

    「好」汪財小心翼翼用拇指抵住溫柔滾燙的大陰唇,剩餘的四指抓在嫩滑的屁股兩瓣,而後大拇指發力,將大陰唇向兩邊盡可能地撐大。

    粉嫩水靈的大陰唇慢慢被撐開,溫柔感覺自己的下體竟有些麻癢。

    「哈哈,沒想到還是一個處女,這次賺發了!」松本三田哈哈一笑,右手伸出一根中指,輕輕地觸碰到溫柔粉嫩的陰道口,而後輕輕地觸碰它的上下內壁。

    「噗哧,噗哧」松本三田的中指上下左右旋轉著玩弄著溫柔尚未開發的處女地,淫靡的響聲不間斷地想起。

    溫柔從沒想到自己的處女之身居然會像現在這樣被兩個中年男人玩弄,下身的嫩穴在松本三田的攪拌下,越加水潤,一股奇特的麻癢遍佈下體,讓她不經意地扭動自己的大屁股,想讓手指盡可能地進入自己的私處。

    「我這是為了爹地的公司,這沒什麼了不起的,成大事者不拘小節嘛!」溫柔嘟了嘟小嘴,暗暗想到。

    「現在,我們要測試一下你的屁眼,請你放鬆身體。」松本三田拍拍溫柔翹起的雪白大屁股,吩咐道。

    「是。」溫柔恭敬地應聲道,隨後閉上眼睛,盡力地放鬆著自己的身體。

    不知道是不是被兩個中年大叔全方位觀看的緣故,溫柔想放鬆自己的屁眼,不過努力了半天,屁眼還是一縮一縮的,難以平靜。

    「哼,這樣可不行,作為一名AV演員,你必須盡快地調整自己的心態,讓身體適應自己的身份!」松本三田有些不滿地說道,按他的脾氣,要是一般的女優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到,早就一竿子插進去了,哪還會跟她磨嘰?不過他看在溫柔是處女的原因,已經盡可能地收斂自己的脾氣了。

    「是,對不起。」溫柔小聲地道歉一聲,心裡有些不是滋味,自己一個千金大小姐,什麼時候連自己的屁眼都要聽別人吩咐?不過一想到爹地的大事,也由不得多想,現在還是盡快配合他們的工作吧,她知道,後面的訓練,她可能要拋棄掉作為人的基本人格。

    「嗯,很不錯。」松本三田看著慢慢安靜下來的淺紅色菊花,滿意地說道。

    而後,他將手裡的男性生殖器伸到溫柔的陰道口,然後微微插進一些,旋轉,拔出,而後再抵住溫柔淺紅色的屁眼,用陰道的淫水,潤滑著乾澀的屁眼。如此往復了五六次,溫柔的屁眼也粘濕一片。

    「好了,我要把自慰棒插進你的屁眼裡了,可能第一次有點疼,不過你必須得盡快適應。」松本三田邊說著,右手拿著男性生殖器也不遲疑,瞄準溫柔緊小的菊花洞,利落地插了進去。

    「嘶」溫柔垂低的腦袋頓時高昂,從咬緊的牙縫處倒吸進一口涼氣。

    「疼,真疼……」溫柔從小哪有受過這樣地苦頭,頓時兩眼汪汪,不過她還是忍住了,沒有叫出聲來。

    自己的菊花被一個子公司的下屬給爆了,溫柔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恥辱。

    「我要開始抽動了,你隨時跟我說明你的感覺。」松本三田可不知道溫柔的身份,他只是把她當成一個稍微特別點的新人罷了。於是,他完全沒有負擔地用手中自慰棒,開始抽送著總公司董事長千金的屁眼。

    這讓半蹲的汪財有些不適應了,想著往常趾高氣揚的小姐居然在自己面前,不但毫無羞恥地翹起雪白的大屁股,還被同時用自慰棒抽插著鮮嫩的菊花。一股熱流從他的下體升起,心中被難以訴說的黑暗蠶食,一種莫名的快感讓他不自覺地伸出中指,對著溫柔的陰道口,就扣了進去。

    「哈哈,這妮子的小穴真不賴,好強的吸力,果然是處女啊!」汪財把玩著溫柔的蜜穴,心中稱讚。

    溫柔下體兩個最隱秘的地方被同時玩弄,快感頓生,屁眼從一開始的劇烈的疼痛,到現在微微有些期待下一次的插入,這讓她感覺到無比的舒爽,這是她十八年來從未體驗過的刺激感受。

    「松本導演,我感覺屁……屁眼好像被什麼東西塞住了,有,有一種大便的慾望。」溫柔按照松本三田的吩咐,匯報著自己的感覺。

    「嗯,還有什麼感覺嘛?」

    「感覺有些麻,好像有一股電流通過我的屁眼,通向肚子裡,感覺有點脹。」溫柔輕聲輕語,向松本三田匯報自己的狀況。

    「嗯,不錯,很不錯,你的屁眼敏感度很高!這對我們以後的拍攝會有有用的!」

    「是,您滿意就好!」溫柔搖擺著大屁股,媚聲說道。

    「行了,身體測試就到這裡吧。」松本三田說著,將溫柔屁眼裡的自慰棒「?」地一聲,拔出來。

    他轉過身,對蹲在地上的汪財道:「財哥,接下來就要麻煩你了,我的中文不太好,訓練會有一點障礙,你的技術我信的過,溫柔的犬化訓練,就全權包攬在你的身上了!」

    「行,行,沒問題。」汪財沒想到居然是自己訓練溫柔的犬化行為,心裡有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溫柔,那麼接下來,財哥就是你訓練期的主人了,他將全權對你負責!」松本三田拍了拍溫柔依然翹起的大屁股,示意她直起身子,吩咐道。

    「是!」溫柔恭敬地對松本三田應到,全身一絲不掛的她,有一股莫名的優雅。

    「好,麻煩財哥帶她去簽一份合作協議,然後進行犬化訓練,我的去組織拍攝團隊了!現在女主角有著落了,其他也得準備就緒!」松本三田說完,便急匆匆地掩門而去。

    「小……小姐,快穿上衣服吧」汪財看了眼一絲不掛的溫柔,神色一慌,趕忙拿起剛才被他仍在一遍的衣褲,遞給溫柔。

    溫柔擺擺手,示意不要。

    「您……」汪財忍不住盯了一眼溫柔雪白的酥胸,還有下體高隆的陰阜,以及其下的一絲小縫,不由嚥了一口唾沫。

    「哼,連本小姐的小穴都用手指玩弄過了,現在還裝什麼!剛才玩的很爽吧?」溫柔一臉不善,媚眼瞪著汪財。

    「這,這……」汪財欲要爭辯,不過張了張口,卻說不出什麼來。畢竟事實勝於雄辯,自己確實用手指插過她的蜜穴。

    「行了,竟然我已經選擇了要拍攝這部AV,這些都已經考慮過了。再說,要是連這點都忍受不了,我怎麼可能幫助到我爹地呢,要做就要做到最好!對了,剛才松本導演說要我簽什麼合約,接下來,我們要去哪?」溫柔一臉不置可否,恢復了她以往的率真本性,不過身不著片縷的樣子,實在是有些古怪。

    「既然小姐已經有了覺悟,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了,那麼請個跟我來。」汪財見溫柔居然有這麼高的信念,有點意外,不過更多的是歡喜。他努力想保持一副莊嚴的態度,沉聲說道。

    「好的。」溫柔也沒多說什麼,應了一聲,就裸身跟在汪財身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溫柔只記的自己的雪白嫩胸被路上遇到的男人摸了不下三十多次,就連挺翹圓潤的屁股也被拍打了二十餘下,現在還微微有些發紅。從一開始的羞澀,到如今淡定以對,不得不說溫柔適應能力很強。

    穿過一間又一間的豪華門廳,終於,汪財帶著溫柔來到了一間異常曠闊的調高大廳。

    「財哥,又有帶新人來啦?」剛一進門,從一旁的櫃檯處,施施然走出一個明媚少女,少女年紀不過二十年華,跟溫柔一樣,也是一絲不掛。

    「哈哈,肖凝啊,怎麼今天是你值班嗎?」汪財對少女也不生分,估計要不是溫柔在一旁,他都已經雙手齊上表示慰問了。

    「這位妹妹好漂亮啊!噢,難道你就是松本導演剛剛看上的那位?」肖凝驚疑地望向溫柔,柔聲詢問道。

    「姐姐你好,你說的那位就是我啦。」溫柔對肖凝嘻嘻一笑,走上前去於她握了握手。

    兩個赤身裸體的大美女渾若無人手牽著手,一旁的汪財看的有些心頭微熱,他假意清了清喉嚨,道:「肖凝,她叫溫柔,我帶她來,是要簽主奴協議的,既然你值班,就麻煩你去給我準備一式兩份來。」

    「哦呵呵,瞧我這性子,財哥您稍等,我這就去拿。」肖凝婉言一笑,而後扭著豐腴的大白屁股,施施然地走回了剛才的櫃檯上,翻弄了片刻,就找出了兩份燙金協議書,分別遞給了溫柔和汪財。

    「恩」汪財隨意掠過一遍,便在下方的簽約人一欄簽上了自己的姓名。

    溫柔則細細看了五分鐘,而後帶著莫名的情緒,也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合約即刻生效,從現在起,汪財為主,溫柔為奴。溫柔身體所有的一切都歸汪財所有,在不超過損耗規定的前提下,可以隨意使用。溫柔將成為汪財的私人財產的一部分,可以在合約內轉售,販賣……」肖凝收起二人的協議書,熟練地宣佈道。

    「現在,請汪財為溫柔帶上人權圈,劃定私有物品。」肖凝將兩份燙金協議書鄭重地放進櫃檯的一個暗格裡,而後從櫃檯的一旁,選出一個紅色的項圈,遞給汪財。

    「好,協議生效!」看著汪財親手將項圈套在溫柔白皙的脖頸上,一手牽著鏈住項圈的細鏈,肖凝莊重地宣佈道。

    「麻煩你了,肖凝,請你再給我提供一間密室,再給我分配一男一女兩個工作人員。」汪財對著肖凝點了點頭,而後說道:「

    「沒問題。」肖凝燦爛一笑,而後對著溫柔不明所以地微微一笑。

    「現在,我賜予你新的名字,就叫貴賓吧,至於種類,就是母犬了。」汪財對著一旁裸體的溫柔會心一笑。

    「從現在起,沒有我的吩咐,你不允許使用人類的語言,不能站立行走,以後溝通,你就稱呼我為主人。」

    「是,主人!」溫柔對汪財低下頭顱,表示臣服。

    「你好像並沒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啊……」汪財看著溫柔眼角一閃而過的嗔怒,陰笑地說道。

    「啪」汪財突不急防,右手狠狠摔了溫柔一大巴掌。

    一瞬間,溫柔的左臉就浮現出一倒紅的滲人的掌印。

    「給我記住了!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身體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汪財猙獰一笑,雙手揉了揉溫柔傲然挺立的胸脯,陰森說道。

    溫柔第一時間的反應是憤怒!隨後,她有想起了自己的境地,要想幫助到爹地,這些都不可避免的。這樣一想,她又不得不接受汪財的擺佈了。

    「汪。」溫柔低著頭輕叫了一聲,而後俯下身子,雙手著地,學著地等生物四肢爬行。

    「不行,腰伸直點!肚子別貼在大腿上!還有,屁股……屁股啊!翹高點!」汪財怒聲糾正,看著溫柔笨拙地調改著自己的身軀,他感覺到內心從所未有的滿足!哼,以往的大小姐,現在還不成我手上的一條狗?

    想到興處,他狠狠地用手拍了溫柔挺翹起來的大屁股,雪白的翹臀被強大的力量打地一顫,就像柔軟的果凍一般,劇烈地顫動起來。

    「啪,啪,啪」汪財越大越興奮,越打越有手感。

    「噗!」一道晶瑩的水柱從溫柔的私處噴濺而出,劃過虛空,濺到幾米遠的地板上。

    「該死,你把地板給弄髒了!還不快過去舔乾淨。」汪財見溫柔居然在他的拍打下進入了高潮,不由一臉鄙夷。隨意一腳將她踢翻在地,指著不遠處的她剛噴出的淫水,吩咐道。

    「汪」溫柔嬌容嫣紅一片,不過還沒給她回味第一次高潮餘味的時間,就被汪財暴力的一腳打斷了。只得學著狗叫了一聲,而後翹著還在流淌著水跡的大屁股,一搖一擺地爬過去。

    「沒想到我溫柔還有被人像狗一樣玩弄的一天,不過剛才那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溫柔心裡想著,不由有些期待。

    她爬到那灘淫水邊上,而後伏地身子,就真如一條畜牲一般,用粉紅的舌頭,舔食著自己身體產生的水源。

    「哦,你好像口很渴呀?哈哈,我這裡剛好有存貨。」汪財似乎想到了什麼,淫穢一笑,走到溫柔邊上。

    「貴賓,跪坐。」汪財牽起一端的細鏈,吩咐道。

    溫柔心裡誹謗汪財的惡趣味:「這財叔,以前聽別人說他心裡變態我還不相信,看來還真是這樣。」雖然心裡想著,但她動作卻沒慢多少。學著狗狗的樣子,修長的雙手撐著地板,雙腿跪曲,抬起腦袋面對著汪財。

    「嘿嘿,小寶貝,你渴了吧,別急,主人這就來餵你喝水。」汪財顫動的雙手出賣了他內心的激動,讓董事長的千金喝自己的尿液,這可是平常想都不用想地事情,不過,現在嘛……

    「來,張大嘴巴。」汪財吩咐道,他已經褪去了休閒西褲,正要脫裡面的灰色三角褲。

    「靠,這老混蛋把我當什麼了!居然想讓我喝他的尿?…………不行,不行,我得冷靜!爹地這麼看重這部AV,我怎麼能給他丟臉呢,不,我一定行了,別人能做到的事情,憑什麼我辦不到呢?」

    溫柔心裡心神交接,不過片刻,她似乎下定了決心,仰起小臉,張大小嘴,一副準備著接尿的動作。

    「哈哈,看來你確實很飢渴啊,那麼…………」汪財見溫柔像狗一樣哈著嘴等候著自己的臨幸,心中深處的魔性被徹底引動,急忙褪去自己的三角褲。

    他對著溫柔笑了笑,而後用右手撥弄著自己半軟不硬的肥碩的肉棒,他雙腳不自然地動了幾下,道:「還別說,我還真有點緊張。」

    溫柔心裡羞怒,哪還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不過也無可奈何,只得眼白一番,一副隨你便的樣子。

    此情此景,汪財哪還能受得了,他感覺自己的膀胱急劇膨脹,一股尿意直衝雲霄。

    「嘩」

    一股腥黃的水柱從他的馬眼噴出,帶著一股強大的力量朝溫柔的臉部射去。

    很可惜,一開始沒中頭彩,水柱的角度有些歪了,腥黃的尿液濺射到溫柔的鼻子,強大的噴射力量將尿液硬是逼進了溫柔的鼻孔裡面,讓她嗆到了。

    「張開嘴巴!」見溫柔欲要閉上小嘴,汪財怒喝道。

    無法,溫柔只能忍著嗆鼻的尿液,強行張著小口。

    汪財似乎已經找到了準頭,偏移的水流如飛濺而下的瀑布,一口氣衝入了溫柔的口腔內,只不過瞬間就將她的口腔灌滿了尿液。而後,腥黃的尿液開始溢出。

    「給我吞下去。」汪財一邊忍住尿流,一邊強硬地命令道。

    溫柔淚眼汪汪,但是就是沒將他的尿水吞下去。

    「哼」汪財悶哼了一聲,而後走到她的身前,一手捏住她俏麗的鼻頭,一手將她下巴仰起。

    「咳,咳!」

    窒息的威脅使溫柔下意識地張開了喉嚨。

    「咕嚕,咕嚕……」腥臭微鹹的尿水仿若找到了發洩的通道,一口氣從溫柔的嗓子眼汩汩而下。

    這時,汪財再也憋不住剩下的尿液,對溫柔命令道:「給我用嘴唇含住!」

    他忙不迭地將微硬的粗大肉棒插入溫柔口腔一小節,而後不再克制尿意,膨脹的膀胱似乎找到了突破口,尿液從馬眼疾射而出,強而有力地撞擊到溫柔的口腔內壁。

    溫柔被捏住了鼻子,難受至極之下,也只能盡情地張大了小嘴,吞食著嘴裡急劇增加的尿液,以渴求呼吸到一口新鮮的空氣。

    腥黃的尿液從她嘴角溢出,順著她的下巴,滑落到豐滿白皙的胸脯上,而後又一路蜿蜒滑落,流到了她的下體私處,從陰道處滴落到地板上,乍一看去,讓人以為是她尿了。

    汪財發洩了足足有半分鐘的時間,這才意猶未盡地將已經有些疲軟的肉棒拔出。

    此時,溫柔整個人看上去狼狽之極,身上腥黃,騷氣瀰漫。額前的秀髮也沾濕了好幾縷,貼著她的失神的雙眸,看上去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惜。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