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ok3538.com 哥哥啪,哥哥干,哥哥射,哥哥去,哥哥日,哥哥操,哥哥撸,哥哥色,哥哥操
  • 请记住网站最新域名:xo458.com xo468.com xo478.com xo488.com 505aa.com 48tn.com yt0444.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 親眼看老婆給人玩弄

    我和老婆静怡结婚已经两年多,由于年纪不大,想多点积蓄再生小孩,因此还过著两人世界的生活。静怡白天在某大企业担任企划工作,总打扮入时,加上本身面貌身材条件都不错,因此不时有配合厂商的窗口想约她吃饭,或送点小礼物的情况发生。

    床第间的静怡其实很放得开,恬熟敏感的身体让她也很喜欢做爱。但是说到曝露这档事时,她可就完全不茍同。不过我觉得曝露对她来说刺激也是很大的,怎么说?举例来说,有一次我们做爱来得很顺其自然,当然也就没有来得及去拉上落地窗的窗帘,有亮着床头灯,当她被我挑逗到浑然忘我时,我在耳边说著:老婆!我们这样的姿势要是对面有人,一定可以把你的穴穴看得一清二楚喔!没想到她:啊呀!一声,然后嗲声嗲气的说:嗯~~老公你别乱说,怎么会给人家看见?

    我提醒说:窗帘没拉上呀!

    正被我抽插著的老婆边喘边说:嗯~嗯~老公都不怕我被看到,我还怕什么?

    被她这么一说,我故意把她反过身来躺在我身上,把她的双腿张开,然后在她耳后说:好!就让所有人欣赏一下我老婆嫚妙的身材…嘿!嘿!

    她先是娇羞莫名的用手摀住脸,我的肉棒觉得她的洞洞正一下一下的收缩著,嘴巴啊呀的抗议,屁股做类似挣扎的扭动,实则主动含着我的鸡巴滑送的,我的双手往她的腿根处靠拢,故意在她耳边说:好!老婆我帮你遮住…

    她的穴穴早已湿滑到不行,我按住她的大阴唇后缓缓使力…压开…

    静怡完完全全的被我释放了!她开始呓语般的呢喃说:别看了…嗯…别再看了…嗯…喔…人家好羞喔…(她边说可是双腿却越张越大)

    我配合著说:看呀!开心的看我老婆淫荡的样子…(故意拉起她湿黏的阴毛),看看多湿呀!干起来一定很爽喔…

    静怡被我这样的多料挑逗,忍不住身体的骚乱,遂挪开遮脸的双手,一手抓住乳房,一手往自己阴核肉蔻的位置揉弄著,我也是头一次看老婆这样淫靡的,于是努力的挺腰冲刺,又干了五六十下,老婆忽然双腿一夹,我感觉到她抚弄下体的手指正抽慉般的抠挖著,然后一股湿热的淫汁随着阴道的收缩顺着的肉棒流下来,我知道她到顶了,随着高潮的到来,老婆有点晕眩的瘫软在我身上,我把她湿滑的淫水抹到她C+的那对大乳房上,我的抽插并没有停下来,也不晓得为什么今天特别勇?

    高潮后的静怡激情稍减,但是目前我们这样的体位干起来特别容易顶到她的G点,她双手高抬让我恣意妄为,有了刚刚大量淫水的助滑,更延续的我持久力,我摸着她的胸部,没两下她的乳头又翘起来了,下身开始随着我的抽插前后扭送。因为静怡的视力不好,回家后已经拔掉隐形眼镜,我故意说:对面四楼不是住着一对兄弟吗?他哥哥刚刚出来阳台抽烟后,灯就熄了…我想一定躲起来偷看…

    话一说完,她双手遮胸,抬头看了看窗外,(当然一片漆黑),她本来想躲,我跟着说:静怡!刚刚你最羞的样子已经被看过了,夫妻性爱本来就正常,让人家好好的观摩,我和老婆是多么性福的…

    观念保守的老婆依然放不开想要躲藏,但是娇滴滴说:老公!你今天好利害喔,快把我干坏了!

    我又说:你把脚张开点,让我干得更进去些,这样比较快出来…

    她羞红脸说:那…那…那会被看到…

    我故意停止抽插的动作,她温柔的问说:老公,你生气了?

    从她干干沙哑声我知道她又发骚了,我沉默不答,她咬著嘴唇,闭起眼睛,缓缓的张开对着落地窗的双腿,我仍旧动也不动…

    这时我开始相信人家说的:女人最大的性感带在大脑。

    闭上眼的静怡满天飞舞的思絮全是自己被偷窥的淫荡模样,她为了怕我生气主动磨擦我的肉棍,但是碍于姿势,她的扭送总是对准自己的要害,多方面的刺激很快就让敏感的静怡又浪起来,我在她耳后又加油添醋说:我要是男人看了你的骚样,一定会抽出鸡巴打手枪…

    我干着干着,没想到静怡竟然冒出一句:…喔…喔…别在干我…嗯…我有老公了…嗯…

    说到危急之处,她又泄身了,这回我就跟着喷出我的浓精。

    这次的性爱老婆也觉得很幸福,很回味,自此之后,每当做爱,我总会故意说几句她春光外泄的事来引起激情。有时她会故意带上眼罩,我也不排斥她的性幻想,清纯的老婆不晓得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当然我还是会怕怕的。

    第一次在网站回复处留下自己的email。

    收到许多的广告信。还好是kimo的信箱,会自动过滤。

    几天后,我收到一个试探性的问候:要不要先交换几张照片?先附上我老婆的…

    附件上的女人看不到脸,拍得就如同网络上的自拍照一样。

    回还是不回?

    最后我回了。当送出老婆的下体裸照时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对方显然有过经验,(他一直说没有),我说我还不敢对老婆说,他好像很急,但是又装不在乎,并表示可以先认识一下,就当朋友一起出去玩玩。

    这点说动我,他说如果直接来他婆也不是很愿意,还骂他变态。

    他叫阿威,他老婆叫小洁,听就知道是假名。我为了不让老婆怀疑,没用假名,(但老婆是菜市场名,真真假假)。

    第一眼看到小洁就觉得这女人很有气质,比静如稍显丰满,她话不多,看来阿威虽然没取得小洁同意,可是应该有跟她说这聚会的目的。所以…

    但是老婆则不然。阿威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年纪应该比我大几岁?长得算是“顺眼”(这是老婆的评语)。

    玩乐略过不谈,重点是晚上。

    阿威说朋友在经营民宿。(想也知道是假的,但老婆并未细察),一行四人就睡同房间。(这是理所当然的安排)

    就如同色文上说的,总要喝点酒什么的。老婆也喝了快两罐的啤酒,还没起疑。

    我不晓得怎么开始?阿威有点不爽。耗到大家都洗好澡上床,阿威不想睡,他按著电视无目的的切著,一台接一台的。

    静怡怕光,本来就有准备眼罩(这是我提醒的),她主动带上,还抱我一下说:还好老公记得!

    阿威看我躺着躺着好像也要睡了,就把电视关掉,熄了床头灯,留下浴室边的小灯,没多久就听到他和小洁亲匿的声音,(我觉得有点故意)但是一想到那气质美女小洁被七上八下的,那有不动心?往他们的床位一看,床单里看来是全裸的小洁正被阿威揉着胸部,小洁的身体扭来扭去的,看来床上的她也很骚。

    我看得口干舌燥,那话儿当然也蹦跳着涨硬。阿威不断的玩弄著小洁,小洁开始没节制的哼著。

    我快受不了了。

    下体忽然被静怡的小手给握住。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她的胸罩很快就被我给解掉,运动短裤也被我脱掉,我们一切都静静的来。她不愿给我脱掉T恤与小内裤。

    喜欢曝露老婆的我这时潜藏的坏心眼就出现了。悄悄的把被单卷呀卷的压在我这边的身体下,被我弄得意乱情迷的老婆光滑的皮肤热的火烫,仍然带着眼罩,如同每次我们做爱带着眼罩一样。

    也许是我也玩得太投入?我一边吻著老婆的润唇,一边抚摸她的胸部,旁若无人的…但是,旁边有人哩!

    当我发现阿威就站我们床边时险些张口惊呼!他就站在我们床边,靠老婆那边!正有趣的看着我们亲吻!他的大胆让我有点意外。他竖起大姆指表示老婆很赞!

    我才发现老婆的胸部裸裎,只有被我的手给遮住,两条修长的腿正交叉著磨呀磨的,不肯给我脱掉的小内裤旁边正窜出丝丝卷柔的阴毛,鹅黄色的蕾丝内裤显然很透明,阿威不断对我做手势鼓噪我的热情,我更卖力的搓揉老婆的胸部,只见阿威指一指老婆的胸口又指一指自己,然后手掌空抓两下。

    我懂!他想摸一下!

    我的心变态的亢奋著,缓和的移开我的右手,阿威会意,马上替代我的手上阵,就在自己眼前…天呀!我有点昏厥!我让一个男人摸我心爱的娇妻!

    我的手背在后面,有点酸了,想换回来,可是阿威显然不肯!

    我观察他的技巧也不过如此!

    但我不是我老婆!静怡显然很受用,她又开始伸直双手让“我恣意妄为”,我们一直静静的做。老婆张开紧夹的双腿,我顺势右腿一跨,压着她的粉腿,阿威又对我比大姆指,我则对他比中指。

    他邪邪的笑着,手掌顺着乳房往下滑落,我为了看他要干什么嘴唇顺着含住老婆的乳头,我一直对他摇手表示不可以…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手很快摸过肚脐眼儿,顺着滑落丰腴的小腹,那柔嫩的三角洲…

    他并没有伸到裤腰里去。

    我松口气!

    但他绝对是个老手,因为他的手顺着老婆滑嫩的大腿内侧往上摸索,老婆受不了那麻痒的感觉,抬起腿想避开,当然只是把大腿更进一步羞耻的张开。

    我的嘴巴不甘示弱的吸舔的老婆的另一个要害。

    他不色不急的玩弄老婆的身体。

    当他的手就要滑进松软的裤边时,又有技巧性的煞住,然后顺着内裤边抚摸那些露出的阴毛。

    又滑下去,当他的手再度从大腿内侧缓缓上摸时,老婆本能反射的张开双腿,然后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差点穿帮),她的双腿张开就如同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样,我一时忘记,伸手把ㄊ的手臂压在床上,但身体蚀痒的老婆根本不曾细察,我抬起头来看看阿威玩弄的地方,老婆张腿的同时早已把半边的穴穴给露出来…

    我开始想到此行目的不是要找男人玩我老婆!

    我适时的对老婆说:我去上厕所,等我一下…

    阿威在我耳边细声的说:“不如我们……”跟着打了一个交换的手势。

    看着小洁那性感的胴体,酒、加上情欲,使人迷失理性。

    我和阿威各拥抱着对方的老婆,尽情地宣泄性欲。

    豪放的小洁主动地骑在我上面,用小穴套住我的阴茎,屁股一上一下地抽插著;我则摸着她荡来荡去的双峰,一面望着阿威搞我的老婆的情况。

    阿威像是毫不着急的轻吻着我老婆的乳房,然后一步步舔向她的鲍鱼。

    我老婆下体的阴毛并不多,小穴微微的张著,像是等著阿威的进攻。

    阿威拿着肉棒在静怡的鲍鱼上挑逗了几下,然后一下就把肉棒插入我老婆的小穴内。

    “啊∼∼呀∼∼”静怡张著嘴,大声地叫了出来,双手捉着床单,不知何时静怡的眼罩已经取下来,瞪眼望着阿威。

    阿威狂野的在我老婆的小穴抽送,静怡的乳房也随着呼叫声震颤著。

    我酸溜溜地看着阿威和我老婆造爱,像是报复地也把小洁一个翻身按在下面,狠狠地插下去,房间内顿时交织著静怡和小洁此起彼落的叫床声。

    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没多久我便已宣布投降。

    小洁走进洗手间清洁,我乘机爬到静怡身边看着她造爱。

    阿威的花款也真多,这时他把静怡弄成侧卧,在后面一下下地向静怡的小穴抽插著。

    偶而静怡睁开眼睛望向我,又马上羞怯地转过头去。

    突然阿威连续狂插了几下,跟着一阵抽搐,把精液射在我老婆体内,乳白色的精液从静怡的小穴处挤出来,慢慢地流到屁股上。

    阿威起床之后,静怡马上扑到我身上,声音有些呜咽。

    我知她是觉得太羞涩,只好抱着她温声地安抚。

    当晚我们各自揽著自己的老婆在床上睡觉。

    半夜里,我给一些声音弄醒,伸手摸向老婆发觉她不在身边,我蒙眬地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却给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只见静怡全身赤裸趴在阿威的床上,半跪地俯伏著,阿威则在她后面双手扶着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

    静怡紧闭着双眼流露出陶醉的表情,还不时摇晃着身体去迎合阿威的动作。

    我吃惊的望着他们,静怡居然乘我睡着时偷偷的爬过去和阿威亲热!我没有作声,默默地看着他们在我面前造爱,心里又酸又痛。

    不一会干完了,静怡静静地穿回短裤爬回我身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第二天早上,阿威和小洁离开后,我才质问静怡昨晚的事情。

    静怡没想到我已把一切看在眼内,只好承认昨天和阿威造爱之后对阿威发生了好感,所以当阿威半夜爬过来挑逗她的时候,便忍不住偷偷地再和他亲热一番。

    静怡向我认错,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和阿威拉上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太责怪她,若不是我欲令智昏地和阿威交换性伴,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天晚上,阿威又向我提出换伴的要求,我拒绝了,我发誓再也不会把心爱的老婆交给别人玩弄。

    沿途上静怡也真的没再理会阿威的挑逗,使我大感安慰。

    旅游结束后的某一个假日,我在街上遇到小洁,不禁好奇追上去问,阿威最近好吗?小洁的回答却使我呆在当场。

    原来小洁跟本不是阿威的老婆,她原是在歌厅里做小姐的,是阿威包了她一个星期来陪他去旅游玩乐。

    阿威让她陪我上床跟本没有任何损失,而我却把真正的老婆让了给阿威来淫辱。

    自上次旅行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但我还是对那次交换老婆吃了大亏而感到闷闷不乐。

    我不知道静怡会不会介怀,而我当然不会蠢得直问,只是我发现我俩的感情变得淡而无味。

    我和静怡造爱的次数亦越来越少,我发觉自己总是提不起劲去造,因为每次造爱我都会想到静怡被阿威淫辱的情景,我想我是要更多时间去冲淡那种后悔和罪疚的感觉。

    当我以为一切可以归于平静的时候,一个包却再次令我跌入无尽的深渊。

    包里有一只光盘和一封信,寄件人竟然是阿威,他哪会知道我的地址呢?我心里立刻泛起了不安的感觉。

    “这片光盘是送给你做留念的。”信的内容很简单,简单得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我隐约觉得有些秘密将会在那片光盘揭开。

    我把光盘放进电脑,发现里面原来是影像档案,播放机亦在这时自动执行播放。

    镜头影著一张床,周围的摆设像酒店房间似的,我只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时有一对男女从镜头的右下角出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互相激烈的拥吻著,男的双手更肆无忌惮的在女的身体游移。

    那男的把女的压在床上,慢慢的向下亲吻著,这时我可以看清那女的样貌。

    “静怡!?”我惊喊著,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镜头里的女子真的是静怡。

    我脑海里霎时记得,那酒店不正好是旅行时下塌的酒店!那么,那个男的岂不是阿威?!阿威吻著静怡的乳头,一只手则搓揉着她的私处,只见静怡脸上流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按著阿威的头不让他离开她的乳房,阿威搓揉着私处的手指也插入了静怡的小穴内不断刮弄。

    我真不敢相信,静怡不是答应了我不再和阿威发生关系吗?她是何时溜到阿威的房间和他温存?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呢?脑海里的问题在团团转,我只感到一阵晕眩。

    阿威慢慢的爬到静怡身上,拉开她的双腿,握著暴涨的阳具摩擦著静怡的外阴,龟头慢慢的插入小穴内,然后一挺腰,整支阳具便插进静怡的体内。

    静怡叫喊般的张开着口,看来是给阿威的冲击发出欢愉的声音。

    阿威狂野的在静怡的小穴抽送,乳房便跟随着上下移动。

    抽插了一会,阿威让静怡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再次刺进静怡的小穴,双手有劲的捏压着她的乳房,静怡则不断摇晃着身体配合著阿威的抽送。

    阿威再次让静怡平躺在床上,拉起她的双腿勾在肩膊上,作更深入的抽插。

    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静怡的乳房也晃动得有如地动山摇,满脸陶醉的迎合著强劲的冲击。

    阿威狠狠的将阳具插在静怡体内,静怡则曲著身子,像静止了一样的没有任何动作,我知道阿威是射精了,全部射进静怡的阴穴内。

    阿威伏在静怡的身上,轻抚著起伏未平的乳房,静怡脸上露出一片满足的神情,画面亦在这时慢慢变暗……我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违背诺言的静怡,心里是阵阵刺痛。

    画面慢慢的再次出现,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布置看起来像客厅一样。

    静怡再次出现在画面上,她坐到梳化上环顾四周,但并没有发现隐藏着的摄影机。

    阿威跟着便出现,二话不说的便把静怡压在梳化上狂吻著,静怡搂着阿威的颈要更激烈的吻,甚至可以见到舌头在交缠的情景。

    我已经知道那一定是阿威的住所,静怡原来在旅行之后还一直有和他暗中联络。

    阿威的手慢慢伸进静怡裙内有所动作,另一只手则解开静怡衬衫的扭扣,拉下包著乳房的胸围,轻柔的搓动着乳房及乳头。

    静怡一边和阿威亲吻著,一边配合著除掉自己身上的衬衫,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也将静怡的内裤慢慢扯脱下来。

    阿威松开那多余的胸围,像小孩子般吸吮著静怡的乳房,裙子里的情景虽然是看不到,但看静怡那种享受的脸孔便估到小穴正被他的手指玩弄著。

    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慢慢的抽了出来,两只手指隐约看到晶莹的淫液,然后将手指放在静怡的嘴边。

    静怡伸出舌头舔著自己的淫水,慢慢的把手指放进口内吸吮著,手指在静怡的口内抽插著,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静怡竟然变得这么淫荡。

    阿威这时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充血的阳具,静怡湿润的双眼紧盯着,那种渴求的表情是我从来未见过的,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静怡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阿威的阳具。

    静怡从来不会为我口交的,她说她不能接受那种心的感觉,可是镜头前的她却是另码子的事。

    静怡慢慢的把龟头吸进了口里,舌头在肉冠上转动着,然后把整根阳具放进口里,阿威按著静怡的头开始做缓慢的抽插动作,另一只手则捏来着静怡的乳头。

    过了好长的时间,阿威的双手扶著静怡的头,作出急速的抽插动作,阳具在嘴里进进出出的流出不少口水,静怡的双手也放在阿威的臀部挤压着。

    不一会,阿威挺直身子,把阳具深深的刺进静怡小嘴内,抖著身子的愉快神情,我想一定是满满的把精液灌进静怡的喉咙内。

    静怡闭着双眼吸吮著阳具,像要把最后的一点精液也吸出来,阿威的阳具慢慢离开静怡的小嘴,静怡则不舍的伸出舌头舔弄著龟头残剩的精液,咕碌的将阿威的精液吞进肚子里。

    阿威接着让静怡躺坐在沙发上,脱下她的裙子,双手拉开她的大腿,把头埋在静怡双腿之间,像回馈刚才所获得的欢愉,舔弄著静怡的阴唇。

    静怡闭着双眼,一手按著阿威的头,一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紧锁的眉头看得出她全情的享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怡的双手开始紧抱着阿威的头,双腿也紧紧的夹着,胸口急剧的起伏著,然后紧硬著身子的向后昂,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阿威爬起来再次和静怡激吻著,他的阳具是再一次的勃怒著,静怡伸出手握著阳具引导他进入已经泛滥的小穴。

    我已经没有心力再看下去,只是盯着画面,看着阿威用不同的姿势抽插著静怡的淫穴,一直到他再次在静怡体内射出第二次的精液为止,画面便再一次暗淡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只是感到极端的疲倦,可是画面又再一次出现。

    赤裸的静怡对着摄影机自慰著,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淫态被拍下来,我只知道画面上的静怡就像妓女一样的,搓揉捏弄著自己的乳房,双腿撑得开开的,两只手指插在淫穴内抽动着,像久旷的荡女一样,任何男人也可以随时在她的股间里温存享乐。

    阿威爬到床上,抚摸著静怡的身体,此时,镜头还出现另一个男人,跟静怡亲吻著。

    这时我的脑袋像要爆开了似的,心痛得不能再痛,一股恨意完全涌怒出来。

    再没有任何前奏,阿威便将阳具插入静怡淫穴内,静怡口里也没闲著,因为嘴里已经多了另一个男人的肉棒,淫乱的情景已经不能再给我什么震撼。

    两男像接力般的不断交换位置,一时抽插著静怡的淫穴,一时抽插著静怡的小嘴,有好几次更刺进肛门内。

    两男夹着静怡一前一后的抽插著,静怡就像他们的玩具一样,他们要如何干,她就跟着奉迎著,没有一丝羞愧。

    两个男人的精力像无穷无尽一样,在小穴内射精后又再在静怡的嘴里抽插射出,静怡的身体应接不暇,口角处流出没法吞下的精液,小穴在男人阳具抽插的过程中不断涌出射了进去的精液,就是连肛门也弄得一塌糊涂,但是静怡还是满脸享受着被淫辱玩弄的性戏。

    筋疲力尽的静怡躺在床上,身体每一处地方都是被玩弄过的痕迹,红肿的阴户还流出汨汨的精液,乳房和脸上也有精液布下的痕迹。

    激烈的性交行为此时总算告一段落,但下次又会如何呢?会有更激烈的性交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发生吗?我不敢想下去,也不会亲眼目睹,光盘是播完了,同时我对静怡的感情也随着结束……

    我和老婆静怡结婚已经两年多,由于年纪不大,想多点积蓄再生小孩,因此还过著两人世界的生活。静怡白天在某大企业担任企划工作,总打扮入时,加上本身面貌身材条件都不错,因此不时有配合厂商的窗口想约她吃饭,或送点小礼物的情况发生。

    床第间的静怡其实很放得开,恬熟敏感的身体让她也很喜欢做爱。但是说到曝露这档事时,她可就完全不茍同。不过我觉得曝露对她来说刺激也是很大的,怎么说?举例来说,有一次我们做爱来得很顺其自然,当然也就没有来得及去拉上落地窗的窗帘,有亮着床头灯,当她被我挑逗到浑然忘我时,我在耳边说著:老婆!我们这样的姿势要是对面有人,一定可以把你的穴穴看得一清二楚喔!没想到她:啊呀!一声,然后嗲声嗲气的说:嗯~~老公你别乱说,怎么会给人家看见?

    我提醒说:窗帘没拉上呀!

    正被我抽插著的老婆边喘边说:嗯~嗯~老公都不怕我被看到,我还怕什么?

    被她这么一说,我故意把她反过身来躺在我身上,把她的双腿张开,然后在她耳后说:好!就让所有人欣赏一下我老婆嫚妙的身材…嘿!嘿!

    她先是娇羞莫名的用手摀住脸,我的肉棒觉得她的洞洞正一下一下的收缩著,嘴巴啊呀的抗议,屁股做类似挣扎的扭动,实则主动含着我的鸡巴滑送的,我的双手往她的腿根处靠拢,故意在她耳边说:好!老婆我帮你遮住…

    她的穴穴早已湿滑到不行,我按住她的大阴唇后缓缓使力…压开…

    静怡完完全全的被我释放了!她开始呓语般的呢喃说:别看了…嗯…别再看了…嗯…喔…人家好羞喔…(她边说可是双腿却越张越大)

    我配合著说:看呀!开心的看我老婆淫荡的样子…(故意拉起她湿黏的阴毛),看看多湿呀!干起来一定很爽喔…

    静怡被我这样的多料挑逗,忍不住身体的骚乱,遂挪开遮脸的双手,一手抓住乳房,一手往自己阴核肉蔻的位置揉弄著,我也是头一次看老婆这样淫靡的,于是努力的挺腰冲刺,又干了五六十下,老婆忽然双腿一夹,我感觉到她抚弄下体的手指正抽慉般的抠挖著,然后一股湿热的淫汁随着阴道的收缩顺着的肉棒流下来,我知道她到顶了,随着高潮的到来,老婆有点晕眩的瘫软在我身上,我把她湿滑的淫水抹到她C+的那对大乳房上,我的抽插并没有停下来,也不晓得为什么今天特别勇?

    高潮后的静怡激情稍减,但是目前我们这样的体位干起来特别容易顶到她的G点,她双手高抬让我恣意妄为,有了刚刚大量淫水的助滑,更延续的我持久力,我摸着她的胸部,没两下她的乳头又翘起来了,下身开始随着我的抽插前后扭送。因为静怡的视力不好,回家后已经拔掉隐形眼镜,我故意说:对面四楼不是住着一对兄弟吗?他哥哥刚刚出来阳台抽烟后,灯就熄了…我想一定躲起来偷看…

    话一说完,她双手遮胸,抬头看了看窗外,(当然一片漆黑),她本来想躲,我跟着说:静怡!刚刚你最羞的样子已经被看过了,夫妻性爱本来就正常,让人家好好的观摩,我和老婆是多么性福的…

    观念保守的老婆依然放不开想要躲藏,但是娇滴滴说:老公!你今天好利害喔,快把我干坏了!

    我又说:你把脚张开点,让我干得更进去些,这样比较快出来…

    她羞红脸说:那…那…那会被看到…

    我故意停止抽插的动作,她温柔的问说:老公,你生气了?

    从她干干沙哑声我知道她又发骚了,我沉默不答,她咬著嘴唇,闭起眼睛,缓缓的张开对着落地窗的双腿,我仍旧动也不动…

    这时我开始相信人家说的:女人最大的性感带在大脑。

    闭上眼的静怡满天飞舞的思絮全是自己被偷窥的淫荡模样,她为了怕我生气主动磨擦我的肉棍,但是碍于姿势,她的扭送总是对准自己的要害,多方面的刺激很快就让敏感的静怡又浪起来,我在她耳后又加油添醋说:我要是男人看了你的骚样,一定会抽出鸡巴打手枪…

    我干着干着,没想到静怡竟然冒出一句:…喔…喔…别在干我…嗯…我有老公了…嗯…

    说到危急之处,她又泄身了,这回我就跟着喷出我的浓精。

    这次的性爱老婆也觉得很幸福,很回味,自此之后,每当做爱,我总会故意说几句她春光外泄的事来引起激情。有时她会故意带上眼罩,我也不排斥她的性幻想,清纯的老婆不晓得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当然我还是会怕怕的。

    第一次在网站回复处留下自己的email。

    收到许多的广告信。还好是kimo的信箱,会自动过滤。

    几天后,我收到一个试探性的问候:要不要先交换几张照片?先附上我老婆的…

    附件上的女人看不到脸,拍得就如同网络上的自拍照一样。

    回还是不回?

    最后我回了。当送出老婆的下体裸照时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兴奋!

    对方显然有过经验,(他一直说没有),我说我还不敢对老婆说,他好像很急,但是又装不在乎,并表示可以先认识一下,就当朋友一起出去玩玩。

    这点说动我,他说如果直接来他婆也不是很愿意,还骂他变态。

    他叫阿威,他老婆叫小洁,听就知道是假名。我为了不让老婆怀疑,没用假名,(但老婆是菜市场名,真真假假)。

    第一眼看到小洁就觉得这女人很有气质,比静如稍显丰满,她话不多,看来阿威虽然没取得小洁同意,可是应该有跟她说这聚会的目的。所以…

    但是老婆则不然。阿威的身材和我差不多,年纪应该比我大几岁?长得算是“顺眼”(这是老婆的评语)。

    玩乐略过不谈,重点是晚上。

    阿威说朋友在经营民宿。(想也知道是假的,但老婆并未细察),一行四人就睡同房间。(这是理所当然的安排)

    就如同色文上说的,总要喝点酒什么的。老婆也喝了快两罐的啤酒,还没起疑。

    我不晓得怎么开始?阿威有点不爽。耗到大家都洗好澡上床,阿威不想睡,他按著电视无目的的切著,一台接一台的。

    静怡怕光,本来就有准备眼罩(这是我提醒的),她主动带上,还抱我一下说:还好老公记得!

    阿威看我躺着躺着好像也要睡了,就把电视关掉,熄了床头灯,留下浴室边的小灯,没多久就听到他和小洁亲匿的声音,(我觉得有点故意)但是一想到那气质美女小洁被七上八下的,那有不动心?往他们的床位一看,床单里看来是全裸的小洁正被阿威揉着胸部,小洁的身体扭来扭去的,看来床上的她也很骚。

    我看得口干舌燥,那话儿当然也蹦跳着涨硬。阿威不断的玩弄著小洁,小洁开始没节制的哼著。

    我快受不了了。

    下体忽然被静怡的小手给握住。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她的胸罩很快就被我给解掉,运动短裤也被我脱掉,我们一切都静静的来。她不愿给我脱掉T恤与小内裤。

    喜欢曝露老婆的我这时潜藏的坏心眼就出现了。悄悄的把被单卷呀卷的压在我这边的身体下,被我弄得意乱情迷的老婆光滑的皮肤热的火烫,仍然带着眼罩,如同每次我们做爱带着眼罩一样。

    也许是我也玩得太投入?我一边吻著老婆的润唇,一边抚摸她的胸部,旁若无人的…但是,旁边有人哩!

    当我发现阿威就站我们床边时险些张口惊呼!他就站在我们床边,靠老婆那边!正有趣的看着我们亲吻!他的大胆让我有点意外。他竖起大姆指表示老婆很赞!

    我才发现老婆的胸部裸裎,只有被我的手给遮住,两条修长的腿正交叉著磨呀磨的,不肯给我脱掉的小内裤旁边正窜出丝丝卷柔的阴毛,鹅黄色的蕾丝内裤显然很透明,阿威不断对我做手势鼓噪我的热情,我更卖力的搓揉老婆的胸部,只见阿威指一指老婆的胸口又指一指自己,然后手掌空抓两下。

    我懂!他想摸一下!

    我的心变态的亢奋著,缓和的移开我的右手,阿威会意,马上替代我的手上阵,就在自己眼前…天呀!我有点昏厥!我让一个男人摸我心爱的娇妻!

    我的手背在后面,有点酸了,想换回来,可是阿威显然不肯!

    我观察他的技巧也不过如此!

    但我不是我老婆!静怡显然很受用,她又开始伸直双手让“我恣意妄为”,我们一直静静的做。老婆张开紧夹的双腿,我顺势右腿一跨,压着她的粉腿,阿威又对我比大姆指,我则对他比中指。

    他邪邪的笑着,手掌顺着乳房往下滑落,我为了看他要干什么嘴唇顺着含住老婆的乳头,我一直对他摇手表示不可以…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手很快摸过肚脐眼儿,顺着滑落丰腴的小腹,那柔嫩的三角洲…

    他并没有伸到裤腰里去。

    我松口气!

    但他绝对是个老手,因为他的手顺着老婆滑嫩的大腿内侧往上摸索,老婆受不了那麻痒的感觉,抬起腿想避开,当然只是把大腿更进一步羞耻的张开。

    我的嘴巴不甘示弱的吸舔的老婆的另一个要害。

    他不色不急的玩弄老婆的身体。

    当他的手就要滑进松软的裤边时,又有技巧性的煞住,然后顺着内裤边抚摸那些露出的阴毛。

    又滑下去,当他的手再度从大腿内侧缓缓上摸时,老婆本能反射的张开双腿,然后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差点穿帮),她的双腿张开就如同等待解剖的青蛙一样,我一时忘记,伸手把ㄊ的手臂压在床上,但身体蚀痒的老婆根本不曾细察,我抬起头来看看阿威玩弄的地方,老婆张腿的同时早已把半边的穴穴给露出来…

    我开始想到此行目的不是要找男人玩我老婆!

    我适时的对老婆说:我去上厕所,等我一下…

    阿威在我耳边细声的说:“不如我们……”跟着打了一个交换的手势。

    看着小洁那性感的胴体,酒、加上情欲,使人迷失理性。

    我和阿威各拥抱着对方的老婆,尽情地宣泄性欲。

    豪放的小洁主动地骑在我上面,用小穴套住我的阴茎,屁股一上一下地抽插著;我则摸着她荡来荡去的双峰,一面望着阿威搞我的老婆的情况。

    阿威像是毫不着急的轻吻着我老婆的乳房,然后一步步舔向她的鲍鱼。

    我老婆下体的阴毛并不多,小穴微微的张著,像是等著阿威的进攻。

    阿威拿着肉棒在静怡的鲍鱼上挑逗了几下,然后一下就把肉棒插入我老婆的小穴内。

    “啊∼∼呀∼∼”静怡张著嘴,大声地叫了出来,双手捉着床单,不知何时静怡的眼罩已经取下来,瞪眼望着阿威。

    阿威狂野的在我老婆的小穴抽送,静怡的乳房也随着呼叫声震颤著。

    我酸溜溜地看着阿威和我老婆造爱,像是报复地也把小洁一个翻身按在下面,狠狠地插下去,房间内顿时交织著静怡和小洁此起彼落的叫床声。

    可能是太紧张的关系,没多久我便已宣布投降。

    小洁走进洗手间清洁,我乘机爬到静怡身边看着她造爱。

    阿威的花款也真多,这时他把静怡弄成侧卧,在后面一下下地向静怡的小穴抽插著。

    偶而静怡睁开眼睛望向我,又马上羞怯地转过头去。

    突然阿威连续狂插了几下,跟着一阵抽搐,把精液射在我老婆体内,乳白色的精液从静怡的小穴处挤出来,慢慢地流到屁股上。

    阿威起床之后,静怡马上扑到我身上,声音有些呜咽。

    我知她是觉得太羞涩,只好抱着她温声地安抚。

    当晚我们各自揽著自己的老婆在床上睡觉。

    半夜里,我给一些声音弄醒,伸手摸向老婆发觉她不在身边,我蒙眬地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却给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只见静怡全身赤裸趴在阿威的床上,半跪地俯伏著,阿威则在她后面双手扶着我老婆的屁股不停地抽插。

    静怡紧闭着双眼流露出陶醉的表情,还不时摇晃着身体去迎合阿威的动作。

    我吃惊的望着他们,静怡居然乘我睡着时偷偷的爬过去和阿威亲热!我没有作声,默默地看着他们在我面前造爱,心里又酸又痛。

    不一会干完了,静怡静静地穿回短裤爬回我身边,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第二天早上,阿威和小洁离开后,我才质问静怡昨晚的事情。

    静怡没想到我已把一切看在眼内,只好承认昨天和阿威造爱之后对阿威发生了好感,所以当阿威半夜爬过来挑逗她的时候,便忍不住偷偷地再和他亲热一番。

    静怡向我认错,并保证以后不会再和阿威拉上任何关系,我也没有太责怪她,若不是我欲令智昏地和阿威交换性伴,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天晚上,阿威又向我提出换伴的要求,我拒绝了,我发誓再也不会把心爱的老婆交给别人玩弄。

    沿途上静怡也真的没再理会阿威的挑逗,使我大感安慰。

    旅游结束后的某一个假日,我在街上遇到小洁,不禁好奇追上去问,阿威最近好吗?小洁的回答却使我呆在当场。

    原来小洁跟本不是阿威的老婆,她原是在歌厅里做小姐的,是阿威包了她一个星期来陪他去旅游玩乐。

    阿威让她陪我上床跟本没有任何损失,而我却把真正的老婆让了给阿威来淫辱。

    自上次旅行至今已经有三个月了,但我还是对那次交换老婆吃了大亏而感到闷闷不乐。

    我不知道静怡会不会介怀,而我当然不会蠢得直问,只是我发现我俩的感情变得淡而无味。

    我和静怡造爱的次数亦越来越少,我发觉自己总是提不起劲去造,因为每次造爱我都会想到静怡被阿威淫辱的情景,我想我是要更多时间去冲淡那种后悔和罪疚的感觉。

    当我以为一切可以归于平静的时候,一个包却再次令我跌入无尽的深渊。

    包里有一只光盘和一封信,寄件人竟然是阿威,他哪会知道我的地址呢?我心里立刻泛起了不安的感觉。

    “这片光盘是送给你做留念的。”信的内容很简单,简单得让我感到害怕,因为我隐约觉得有些秘密将会在那片光盘揭开。

    我把光盘放进电脑,发现里面原来是影像档案,播放机亦在这时自动执行播放。

    镜头影著一张床,周围的摆设像酒店房间似的,我只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这时有一对男女从镜头的右下角出现,他们都是一丝不挂的互相激烈的拥吻著,男的双手更肆无忌惮的在女的身体游移。

    那男的把女的压在床上,慢慢的向下亲吻著,这时我可以看清那女的样貌。

    “静怡!?”我惊喊著,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镜头里的女子真的是静怡。

    我脑海里霎时记得,那酒店不正好是旅行时下塌的酒店!那么,那个男的岂不是阿威?!阿威吻著静怡的乳头,一只手则搓揉着她的私处,只见静怡脸上流露出很享受的表情,按著阿威的头不让他离开她的乳房,阿威搓揉着私处的手指也插入了静怡的小穴内不断刮弄。

    我真不敢相信,静怡不是答应了我不再和阿威发生关系吗?她是何时溜到阿威的房间和他温存?为什么我完全没有注意到呢?脑海里的问题在团团转,我只感到一阵晕眩。

    阿威慢慢的爬到静怡身上,拉开她的双腿,握著暴涨的阳具摩擦著静怡的外阴,龟头慢慢的插入小穴内,然后一挺腰,整支阳具便插进静怡的体内。

    静怡叫喊般的张开着口,看来是给阿威的冲击发出欢愉的声音。

    阿威狂野的在静怡的小穴抽送,乳房便跟随着上下移动。

    抽插了一会,阿威让静怡趴在床上,然后从后面再次刺进静怡的小穴,双手有劲的捏压着她的乳房,静怡则不断摇晃着身体配合著阿威的抽送。

    阿威再次让静怡平躺在床上,拉起她的双腿勾在肩膊上,作更深入的抽插。

    他们的动作越来越快,静怡的乳房也晃动得有如地动山摇,满脸陶醉的迎合著强劲的冲击。

    阿威狠狠的将阳具插在静怡体内,静怡则曲著身子,像静止了一样的没有任何动作,我知道阿威是射精了,全部射进静怡的阴穴内。

    阿威伏在静怡的身上,轻抚著起伏未平的乳房,静怡脸上露出一片满足的神情,画面亦在这时慢慢变暗……我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看着违背诺言的静怡,心里是阵阵刺痛。

    画面慢慢的再次出现,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布置看起来像客厅一样。

    静怡再次出现在画面上,她坐到梳化上环顾四周,但并没有发现隐藏着的摄影机。

    阿威跟着便出现,二话不说的便把静怡压在梳化上狂吻著,静怡搂着阿威的颈要更激烈的吻,甚至可以见到舌头在交缠的情景。

    我已经知道那一定是阿威的住所,静怡原来在旅行之后还一直有和他暗中联络。

    阿威的手慢慢伸进静怡裙内有所动作,另一只手则解开静怡衬衫的扭扣,拉下包著乳房的胸围,轻柔的搓动着乳房及乳头。

    静怡一边和阿威亲吻著,一边配合著除掉自己身上的衬衫,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也将静怡的内裤慢慢扯脱下来。

    阿威松开那多余的胸围,像小孩子般吸吮著静怡的乳房,裙子里的情景虽然是看不到,但看静怡那种享受的脸孔便估到小穴正被他的手指玩弄著。

    阿威伸进裙子里的手慢慢的抽了出来,两只手指隐约看到晶莹的淫液,然后将手指放在静怡的嘴边。

    静怡伸出舌头舔著自己的淫水,慢慢的把手指放进口内吸吮著,手指在静怡的口内抽插著,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静怡竟然变得这么淫荡。

    阿威这时站起来,脱掉自己的裤子,露出充血的阳具,静怡湿润的双眼紧盯着,那种渴求的表情是我从来未见过的,但最令我想不到的是,静怡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阿威的阳具。

    静怡从来不会为我口交的,她说她不能接受那种心的感觉,可是镜头前的她却是另码子的事。

    静怡慢慢的把龟头吸进了口里,舌头在肉冠上转动着,然后把整根阳具放进口里,阿威按著静怡的头开始做缓慢的抽插动作,另一只手则捏来着静怡的乳头。

    过了好长的时间,阿威的双手扶著静怡的头,作出急速的抽插动作,阳具在嘴里进进出出的流出不少口水,静怡的双手也放在阿威的臀部挤压着。

    不一会,阿威挺直身子,把阳具深深的刺进静怡小嘴内,抖著身子的愉快神情,我想一定是满满的把精液灌进静怡的喉咙内。

    静怡闭着双眼吸吮著阳具,像要把最后的一点精液也吸出来,阿威的阳具慢慢离开静怡的小嘴,静怡则不舍的伸出舌头舔弄著龟头残剩的精液,咕碌的将阿威的精液吞进肚子里。

    阿威接着让静怡躺坐在沙发上,脱下她的裙子,双手拉开她的大腿,把头埋在静怡双腿之间,像回馈刚才所获得的欢愉,舔弄著静怡的阴唇。

    静怡闭着双眼,一手按著阿威的头,一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紧锁的眉头看得出她全情的享受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怡的双手开始紧抱着阿威的头,双腿也紧紧的夹着,胸口急剧的起伏著,然后紧硬著身子的向后昂,得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阿威爬起来再次和静怡激吻著,他的阳具是再一次的勃怒著,静怡伸出手握著阳具引导他进入已经泛滥的小穴。

    我已经没有心力再看下去,只是盯着画面,看着阿威用不同的姿势抽插著静怡的淫穴,一直到他再次在静怡体内射出第二次的精液为止,画面便再一次暗淡下来。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只是感到极端的疲倦,可是画面又再一次出现。

    赤裸的静怡对着摄影机自慰著,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自己的淫态被拍下来,我只知道画面上的静怡就像妓女一样的,搓揉捏弄著自己的乳房,双腿撑得开开的,两只手指插在淫穴内抽动着,像久旷的荡女一样,任何男人也可以随时在她的股间里温存享乐。

    阿威爬到床上,抚摸著静怡的身体,此时,镜头还出现另一个男人,跟静怡亲吻著。

    这时我的脑袋像要爆开了似的,心痛得不能再痛,一股恨意完全涌怒出来。

    再没有任何前奏,阿威便将阳具插入静怡淫穴内,静怡口里也没闲著,因为嘴里已经多了另一个男人的肉棒,淫乱的情景已经不能再给我什么震撼。

    两男像接力般的不断交换位置,一时抽插著静怡的淫穴,一时抽插著静怡的小嘴,有好几次更刺进肛门内。

    两男夹着静怡一前一后的抽插著,静怡就像他们的玩具一样,他们要如何干,她就跟着奉迎著,没有一丝羞愧。

    两个男人的精力像无穷无尽一样,在小穴内射精后又再在静怡的嘴里抽插射出,静怡的身体应接不暇,口角处流出没法吞下的精液,小穴在男人阳具抽插的过程中不断涌出射了进去的精液,就是连肛门也弄得一塌糊涂,但是静怡还是满脸享受着被淫辱玩弄的性戏。

    筋疲力尽的静怡躺在床上,身体每一处地方都是被玩弄过的痕迹,红肿的阴户还流出汨汨的精液,乳房和脸上也有精液布下的痕迹。

    激烈的性交行为此时总算告一段落,但下次又会如何呢?会有更激烈的性交在我看不到的时候发生吗?我不敢想下去,也不会亲眼目睹,光盘是播完了,同时我对静怡的感情也随着结束……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